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钻石王牌/御泽]《第十八次的谎言》

 

  泽村怒气冲冲地坐在休息区。

  还没轮到打击顺位的仓持双手环胸站在一旁,揪着眉头沉思。

  生气的点应该不是这场前辈与后辈的练习赛,他没被选上先发投手,如果是这个原因铁定跑到监督身旁碎念蹦跳了。

  「笨蛋泽村,你干嘛了?」仓持添了杯水放在他身边问道。

  「仓持前辈你突然这么关心我是不是想骗我?哼,我不会上当的。」此时的泽村像动物般警惕着经过的人类。

  「我无缘无故为什么要骗你?」才刚说完,仓持突然想到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愚人节,去年的泽村和自己可是被前辈们玩得团团转,他改口:「所以你是被谁骗了才坐在这生闷气吗?」

  「我才没生气。」泽村别过脸,心情全写脸上了。

  仓持有种不用问就能猜到是谁惹他不愉快的感觉。

  「喂!泽村!」

  一样没被选为先发的捕手,御幸站在场边对休息内的泽村招招手,示意让他过去。仓持见泽村犹豫老半天,最后还是三步并两步跑过去,御幸似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没多久就看泽村对御幸吐舌头,整张脸揪一块儿地走回来。

  「我一定要揍扁那个眼镜!!」泽村双拳握紧,在休息区内咬牙切齿的低吼。

  「御幸和你说了什么?」仓持问道。

  泽村轻轻地摇头,「混蛋眼镜没说什么……」

  「既然这么生气总有原因吧?」

  「就真的没什么啊!」泽村原地跺脚,「他把我叫过去然后说了句没事。」

  「啊?」

  「不就是那该死的愚人节啊!」泽村生气地说道:「御幸前辈从早上开始就把我当笨蛋耍,每次把我叫过去就只是说句没事,不然就是愚人节快乐。」

  仓持愣了愣,问:「等等,你的意思是,刚刚那不是第一次喊你过去?」

  「不是啊,第十六次了。」

  仓持搭上泽村的肩膀,感叹:「难怪御幸会想欺负你了。」

  「我就以为御幸前辈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说啊!!」前面几次虽然很生气,但又很怕不过去会错过什么重要的消息。

  「不用担心,御幸那家伙会有现世报的。」

  仓持指着监督的方向,泽村看去,发现监督正凶神恶煞地盯着御幸。

  「我猜他等等要写检讨书了……」

 

 

  食堂里后辈们彼此也在互开玩笑,越平常的事就越容易上当,像拓马说光舟交了女朋友,因为颜值问题不少人就相信了,然而并没有这回事;降谷说他小时候在北海道是被白熊养大的,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人相信了;然而明明是事实的却被当作愚人节玩笑,仓持说他一年级都被前辈欺负,后辈们却不相信。

  「我跟你们说,今天班上有女孩子跟我告白!」

  泽村站起来拍桌喊道,众人安静几秒,又开始聊自己的。

  「等等为什么都没人上当?」

  「有人上当才奇怪吧。」仓持喝了口汤,他刚刚差点笑得喷出来。

  「喂,泽村,你过来一下。」坐在角落的御幸朝泽村挥了挥手。

  「有什么事吗?御幸前辈?」

  「喂,泽……」仓持还没来得及喊住他,泽村又屁颠颠地跑过去了。

  「没事,就想喊喊你的名字。」

  御幸漾起微笑,泽村惊觉再次受骗。

  他盯着自己的手指,「糟糕,十根手指头都不够数了。」

  随后指着御幸的鼻子,道:「我接下来,绝对,不会被你骗!!不管你怎么喊我都不会理你!!!」

  「怎么可以,我们是投捕呢,要信任彼此的。」

  「今天!我就今天不相信你!!」泽村吼道:「你也可以去骗降谷啊!」

  「?」被点名的降谷还在向后辈说自己是如何被熊饲养的。

  「他的反应不有趣啊。」

  「那、那你去骗小春!」

  「嗯?」被点名的小凑春市给予两人善意的微笑。

  「仓、仓仓仓仓持前辈总可以了吧。」

  「你们自己玩别搭上我。」仓持不甩他们自顾自地吃起来。

  「反正我不理你就对了!」泽村放完空盘,头也不回地走出食堂。

  仓持目送泽村离开,瞇起眼扒了口饭,低语,「别玩过火了啊。」

 

 

  他怎么就被同一个人用同样的方式骗十七次呢?

  去年他也是被亮前辈、仓持前辈骗着玩,难道他真的那么笨?怎么可能,他可是相当聪明的,只是学习比较不好而已。

  是说那混蛋四眼真的是吃饱太闲加没梗,都没有新的梗可以用,要不是自己配合着他,说不定今年愚人节他一个人都骗不到。

  「严格说起来我算做了好事耶。」突然释怀。

  如此聪明的他坐在书桌前将学校的作业迅速地看过一次,然后,阖上。

  明天再去问金丸怎么写好了。

  「仓持前辈今天回来得真晚,浅田也是。」

  不知道做什么的他早早爬上床,早睡早起精神好,上课就不会老打瞌睡。

  朦胧之间听见熟悉的手机铃声,一个枕头砸在自己脸上。

  「混蛋泽村你忘记用震动了啊!」

  仓持前辈的声音如雷贯耳,他赶紧起床将手机设为静音。低头一看,是御幸前辈发过来的邮件,说是有事找他,让他到一楼的厕所外面等他。

  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身为队长还不赶紧睡觉,还怎么做个典范。

  『很晚了,而且我不会被你骗了。』

  邮件,回复。

  「这眼镜不去买个智能型手机还真麻烦。」低喃。

  几秒后收到回复,『没骗你,我等你到十二点,待会儿见。』

  「哼,又来这招。」泽村将手机扔到一边,再度躺下,却怎样都睡不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尽管被骗了十七次,这次没去感觉很不踏实。

  他缓慢地坐起身,看了眼手机屏幕,离十二点就只差一分钟,「算了算了,有始有终吧。」

  他悄悄地下床,打开房门,静静地关上。

  躺在床上的仓持睁开了眼。

 

 

  晚上气温凉爽,月亮皎洁高挂无云的天空。

  泽村小跑步往一楼的厕所前进,离目的地没多远,远远看着厕所前空无一人,他不由得放慢脚步,他这是不是又被骗了?说得也是,谁无缘无故约在半夜的厕所啊,不然就是等他走进去的时候装鬼吓他。

  他们队伍怎有如此幼稚的捕手!

  泽村还没到位就想走,才刚转身,便听见熟悉的声音,「笨蛋别走啊!」

  御幸双手插在口袋里从厕所走出来。

  「你就这么耐不住性子啊?这样以后比赛怎么办?」

  「我、我以为……」泽村愣了愣,不晓得该怎么解释。

  御幸离他约有十步的位置。

  泽村看见他朝自己招招手,跟早上一样的套路,反正就是再被骗一次而已。他迈开步伐往御幸的方向跑,将头凑了过去,准备迎接第十八次的谎言。

  「我喜欢你,笨蛋。」

  「御幸前辈我就知道你又……」

  异口同声,听见不一样的答复让泽村愣在原地。

  「你这第十八个玩笑开大了啊御幸前辈!」

  「这不是玩笑。」御幸淡淡一笑,「过十二点了。」

  怦地一声,泽村整张脸瞬间涨红。

  「我、我我我我我回房间了!!!!!」

 

  目送泽村落荒而逃的背影,御幸挠挠头,嘁,太心急了吗?

  但他时间不多了啊。

  快毕业了。

 

 

  Fin.


评论(7)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