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御泽]《未成年主张》

 

  • 白色情人节贺文

  • 原作私设,日综梗,bug请无视

  

  *****

 

  「录制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各位往这里移动。」

  遵循工作人员的指示,泽村跟着金丸的脚步,昨晚监督说今天的练习时间延后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原来是电视台要来学校录制综艺节目。

  「泽村你有看过这个节目吗?」

  面对金丸的提问,泽村摇摇头,「连听都没听过。」

  除了棒球跟少女漫画,他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

  「就是那个站在楼顶上告白的节目啊。」金丸说得理所当然,「而且今天刚好是白色情人节,感觉会很精彩呢。」

  「告白?」

  猜到泽村想到哪去了,金丸接着说:「不一定是感情问题,也可以是社团活动或是家人之间的事情啦,反正就是心理话。」

  闻言,泽村握拳,「那我要上去。」

  「你要上去做什么?」

  「我要让御幸前辈多接我的球啊。」

  「这个好像要提前报名的吧。」金丸语气轻松,但内心正盘算着该怎么说服泽村打消念头,毕竟这是会上电视的,除非电视台没有用他的画面。

  但泽村的主张感觉会很蠢,不用似乎有些可惜。

  「欸──不能现场报名吗?是说前辈他们有来吗?」泽村附近都是同班同学,降谷和小春走在旁边,一个看起来兴致缺缺,另一个则相反。

  「啊,御幸前辈该不会有报名吧?」他挠着后脑傻笑,道:「前辈真是的,这种要求直接说就好了,根本不需要站这么高啊。」

  「你死心吧,看。」金丸指着远方打着哈欠的御幸一也。

  搭住御幸肩膀的仓持东张西望间与金丸四目相对,朝着他和泽村挥了挥手,御幸也顺势看过来。「泽村,我说吧……」

  金丸一时语塞。

  他看着泽村对御幸比手画脚,又不停往顶楼指,嘴型说着快上去、快上去,真是个不死心的笨蛋呢。

  御幸的想法跟金丸猜得相去不远,皱眉对泽村回了句,「──笨蛋。」

  「那个混蛋眼镜……」泽村卷起袖子,「金丸,我要上去,一定要让全校的人知道棒球部的队长是个讨人厌的前辈!」

  「你冷静一点啊!!」

 

  在集合地点就位后,不免俗由校长担任首棒打者,向学生们表示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多用通讯软件表白,这就失去了一种该有的味道,希望藉这个节目让学生知道面对面把话说清楚是件很重要的事。

  底下的学生欢声雷动,鼓掌起舞。

  「站在校长旁边的艺人我好像有看过。」泽村后知后觉地说。

  「当然,都上过红白了。」

  「哇!」他兴奋地挥舞着双手,「不知道在长野的大家会不会看到我。」

  「会被特写的只有站在上面跟被喊到名字的人啦。」

  「金丸你怎么对这个节目如此了解?」

  「没、没有……」金丸瞬间红了脸,觉得有点害臊,急忙转移话题,「准备开始了,你就认真听吧。」

 

  接着校长之后登场的是一个身着体育服,上半身些微壮硕的女孩子,告白标题是『店员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一个有练肌肉但不小心练过头的女生!已经习惯被说成金刚芭比的我,昨天晚上买饮料的时候碰到一件不太开心的事情──」

  「什么──?」底下的学生齐声喊道。

  「我很喜欢海贼王,因为杯子是海贼王联名款所以我才去的,排在前面的漂亮姐姐拿到娜美的杯子,小弟弟拿到乔巴,另一个姐姐拿到罗宾,轮到我的时候,为什么就变成弗朗基了──!!是想要暗示我什么吗?!」

  「suuuuper──!!」女孩子说完还举起双手使劲挤出肌肉,全场笑声不断。不懂梗的泽村望着顶楼发呆,金丸边笑边拍他的肩膀。

  「什么意思嘛。」小声地咕哝。

 

  接连几个听不懂的梗让他一度觉得无聊,不过后来越来越多宛如少女漫画的青春告白登场后,他开始觉得有趣了。

  终于他迎来了一个震撼弹。

  「我是3年D组的牛村红豆,情人节,我曾经送巧克力给一个喜欢的男孩子,今天是白色情人节,虽然他没有给我回复,但我还是想要来问清楚──」

  「加油!加油!」学生们激励着她,泽村也不停挥着手。

  「总觉得是悲剧收场。」金丸感慨了一下,「既然都没回复,不就摆明没机会嘛,为什么要执着在这种场面呢,待会被特写的男孩子很可怜。」

泽村搭住他的肩,「金丸,这就是青春啊。」竖起拇指。

  「3年B组的──御幸一也君!!」

  「!」

  泽村的拇指都还没收起,惊讶地看向金丸,发现对方跟他一样的表情。

  不只他们,他们发现周围也有些骚动。

  「请问,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世界一片寂静,泽村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熟悉的声音。

  「抱歉。」

  全场很有默契地「欸───」了一个长音。

  那女孩子肩膀明显垮了下来,因为太远了看不清表情,虽然气势跟方才有了落差,但她还是不死心接着喊:「是有女朋友了吗?」

  又是一个安静的空间,静到泽村以为自己在真空的世界。

  「不是,但有喜欢的人。」

  「别再问他啦,我们队长可是很痴情的!」

  「是仓持前辈的声音!」泽村睁大眼睛,一直在队伍里蹦蹦跳跳的,似乎想找到声源在哪。

  「什么嘛,御幸前辈居然有喜欢的人,而且连仓持前辈都知道,可恶,我们不是同寝的嘛,都不告诉我,真不够意思。」

  「不过只有一个女孩子跟混蛋四眼告白,看来他的人气也不高啊。」

  「你选择性忽视啊,情人节那天在食堂里的巧克力都是御幸前辈的。」金丸轻轻撞了泽村的右手臂,「我还听过青道的都市传说之一,就是因为太多女生喜欢御幸前辈了,所以大家说好一起喜欢不能告白不能当女朋友,这个女孩子危险了,因为她违反了组织的宗旨。」

  「啊,这个我也有听说过。」一旁的小凑春市来搭话,「是从哥哥那边听来的。」

  「我也是从小凑前辈那里听来的!!」金丸喊道。

  「不愧是大哥!知道好多事情!」泽村露出崇拜的目光。

  (亮介:其实我是随口说说的呢,你们怎么都信了,唉呀。)

 

  未成年主张在一场骚动中悄悄地落幕了,但是御幸一也的回复却在泽村的心中埋下了好奇的种子。

  今天的青道棒球部食堂特别热闹,没有想到认识的人会被告白,后辈们几乎围着御幸聊着白色情人节告白的事,御幸只能干笑,都是仓持负责搪塞过去,泽村坐在旁边偷听,但都没有人问御幸喜欢谁,让他特别在意。

  他得出一个结论,难不成每个人都知道?他、被排挤了吗?

  最后他决定鼓起勇气上前,相信只是没有人敢问前辈而已,就由他来当开辟道路的第一位先锋。

  「混蛋四、欸御幸前辈,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御幸抬头一脸神秘地看着泽村,「太笨的问题我不想回答。」

  「怎么可能是笨问题啊,你们每个人都不问,难道不好奇吗?」

  「荣纯君指的是?」

  「就是啊泽村,还有什么事应该好奇的吗?」仓持不以为然。

  「我很好奇御幸前辈记得那个女生是谁吗?」一旁的光舟严肃地问道。

  「原来你在意这个点吗……」御幸苦笑。

  「太奇怪了,难道你们就不好奇御幸前辈喜欢的是谁吗?」

  泽村一吼完,食堂鸦雀无声。

  他看着他们没有任何讶异的表情,突然有些心虚,「难道你们都知道?」

  「这是很难的问题吗?」仓持嫌弃地说。

  「太、太过分了!仓持前辈你知道居然不告诉我!」

  「笨蛋泽村,情人节那天你是不是给大家发了一颗巧克力啊?」

  御幸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泽村只能傻愣愣地点头,「是啊。」

  他从口袋拿出一颗棒球包装的圆形小球,「吶,吃个巧克力,看能不能补点脑子。」说完,朝泽村抛了过去。

  接到棒球巧克力的泽村突然傻笑,「哈哈,御幸前辈你朝我丢球,我会下意识把球丢回去给你耶。」

  「那你就一直这样吧,把球都丢回来。」

  「?」

  他还在思考御幸在说什么,对方就将餐盘收好,准备离开食堂了。泽村呆站原地,捧着御幸给他的那颗棒球巧克力,「等、等等,御幸前辈你还没说你喜欢的人是谁啊──」

  泽村迅速追了出去。

 

  食堂宛如早些时间的录制现场,静到不行。

  「好了,大伙继续吃饭吧,需要眼药水的可以来找我。」仓持发号施令。

  「光舟走吧。」濑户拓马出声提醒。

  「──那个女生,御幸前辈到底记不记得她。」

  「……」

  「原来你真的那么在意啊。」

 

 

 

  Fin.

 

  对了,弗朗基那件事情,是真的,就是我今天去买饮料发生的事。

评论(22)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