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换位思考

 

▪▪▪▪▪▪▪▪▪

由泽村领军的轮胎练跑小队被站在场边御幸大声喝止后乖乖归来。

一年级个个满头大汗,他们看泽村仍有精神和御幸嬉闹,崇拜感不禁油然而生。

「笨蛋泽村,你还要套着这玩意多久?把它当呼拉圈了吗?」

泽村连着轮胎想往御幸撞过去,对方早就猜到他的意图轻巧地避开。重心不稳的泽村向前倒,御幸眼捷手快抓住轮胎边缘,「这游戏你还是少玩点吧。」

他站稳后撇开脸,看见坐在休息区内有些阴沉的仓持,愣了愣,问道:「仓持前辈怎么了吗?今天这么安静是不是要下红雨了?」

御幸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嘛,人生总是会有几个低潮的时候。」

泽村这家伙到底还要裹着轮胎多久?他皱眉。

「仓持前辈低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听说是某某团体的见面会门票抽选没有上。」御幸回答。他在教室里亲眼捕捉仓持雀跃地盯着手机然后转为失落的瞬间。

「什么嘛,只是抽选没有上而已。」

「话不是这么说的,你好歹也该换位思考一下啊。」

泽村瞇起眼睛露出困惑的神色,似乎得出什么结论,哒哒地往仓持在的休息区冲去。御幸见泽村将仓持从里面拉到自己面前,将轮胎套在仓持身上后,一屁股坐在休息区的椅上。

幸好现在仓持还没回过神,要不然泽村的小命铁定不保。

没多久,泽村在休息区朝他挥手,大声喊道:「御幸前辈!我换位置了但还是想不出什么!」

「……」

他真的是服这个笨蛋了。

 

 

「原来如此,我明白这种感觉了,如果是球赛门票没抢到的话我一定会难过到死的!」

食堂内,泽村头顶着两个大包正经严肃地说道。

「不够不够,差不多是御幸把你赶下投手丘而且都不接你球的那种感觉。」

回过神来的仓持挥舞筷子,十分满意地看着眼前愣了足足二分钟的泽村,「那不只是难过,更多得是心痛啊心痛!世界毁灭了的感觉,对不对!」

泽村猛烈地点头,御幸干咳几声,「你们聊这什么话题,赶紧吃饭。」

「唉,我本来是想给亮前辈惊喜的,结果这计划没成。」

「咦?是大哥请你帮忙抽的吗?」

「不算是,我知道亮前辈一直都满喜欢他们的,想说替他增加个机会。」仓持忍不住叹了口气。

泽村拍桌站起,「仓持前辈!如果我是大哥的话,我一定会觉得很感动的!」

「算了吧算了吧,问题你又不是亮前辈。」仓持无奈地道,「为什么你站在对方的立场回答我的问题啊?是又有什么无聊的事情吗?」

「因为御幸前辈说有时候要换位思考,这样处事才能比较圆滑!」泽村理所当然地说。

闻言,仓持看了御幸一眼,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

「你傻啦,居然相信御幸说得这些话?」

泽村愣住。

「你相信他的换位思考理论?」

泽村点头。

「你觉得他处事圆滑?」

泽村摇头。

 

「御幸前辈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

 

▪▪▪▪▪▪▪▪▪

 

因为没有见面会门票的惊喜,仓持决定到商店街挑礼物送小凑亮介,不知道为什么泽村和御幸这两个跟屁虫也跟过来了,更可怕的是竟然上升到联谊的高度。

这其实是个意外。

泽村只不过去个厕所,听见班上的男同学想和附近的女子高中联谊,基于好奇多问几句,他们就直接算了他的份。想起前几天因为没有抽到门票而低落的仓持,身为一个好后辈,立刻向他们表明会多带一个前辈去,反正只是去吃吃喝喝的嘛。(班上同学如此说道)

到了集合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个眼镜。

「御幸前辈你来做什么,我没有替你报名。」

「你换位思考替我想一下。」

泽村瞥了他一眼,说得也是,明明都是棒球部的前辈,他只邀请了仓持好像不太厚道。

「好吧,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准备你的餐点,如果没有的话你就跟我一起吃吧。」

「你真的懂联谊是干嘛的吗?」

仓持打了个哈欠,摆手,「其实我没有很想去,不然你们两个去就好了。」

「那怎么行!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让仓持前辈散心的啊!」泽村勾住仓持的手,拉着他想往前走,后者使劲甩开。

「好好好,我知道了,别勾着我,我的背疼。」

「真的假的?仓持前辈受伤了?」

「没事,只要你别勾我,我背就不疼。」

「好,你可不要像某个家伙受伤了还不说硬要上场喔!」

泽村回头朝御幸吐了舌头。

御幸看着他跑远,缓缓走到仓持身旁,拍拍他的肩,「仓持,要是受伤了别忍。」

「行行行,你走前面吧,别站我后面。」

 

 

泽村班上的男同学可能没有想到他多带的那个前辈可以破坏游戏平衡吧。

仓持因为目光凶恶的关系,独自坐在角落和泽村在那边吃东西喝果汁,而御幸则是被两、三个女孩子围在一起问东问西的。

「原来这就是联谊啊。」泽村将鸡米花塞到嘴里。

「不然呢?我第一次看到跑去和女孩子说妳们走错包厢的笨蛋,活该单身,不对,严格说起来你其实也不算单身,嘛,随便啦。」仓持咬了口烤鸡,「不过你看到那个场景有什么感觉?」

「什么场景?你说被包围的御幸前辈吗?」

「这不是很正常的嘛,平时御幸前辈也会被降谷、小狼崽等人围着啊。」

「好,没救了。」仓持沉思了数秒,接着道:「你觉得御幸为什么会被围着?」

泽村放下手里的食物,死盯着御幸,眉头逐渐深锁,「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挺帅的。」

「好,又活了。」

「仓持前辈你今天好奇怪啊。」

他拍拍泽村的肩膀,「泽村,我告诉你啊,这是前辈的忠告,虽然御幸是个欠扁的家伙,处事也不够圆滑,但他说的换位思考是真的,有时你真的该替对方想想。」

突然恍然大悟,泽村一口将杯子里的柳橙汁饮尽。

哈──

明明是没气的饮料还要装一下。

「我懂你的意思了,仓持前辈。」

「很好,你这么有慧根我真的是太感动了!」

「我当初就是不会换位思考所以才惹御幸前辈不高兴,他还掐了我的衣领呢。」

「还有这段过去?看来我得补番了。」

「就是啊,不过我想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懂这种感觉了,你想说的是克里斯前辈的事情嘛。那时的克里斯前辈明明是替我着想的,但我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自顾自地……等等,仓持前辈你的表情怎么这样?你的背是不是还在痛啊……」

「我、我头痛……」

 

 

仓持因为要去商店街买东西所以在中途就先离席了。

虽然有女孩子和泽村说几句话,但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坐在角落吃东西的,一群人结账后站在餐厅门口开始讨论第二摊要去卡拉OK。泽村看着御幸和女孩子聊天的背影打了个哈欠。

「御幸同学,今天很高兴能够认识你。」

「啊,不会,我也是。」

这不是能够正常和其他人对话嘛,怎么平时和他说话就这么凶呢。

那女孩的脸红通通的,旁边的也是,啊,该不会是喜欢御幸前辈吧?这混蛋眼镜不管是校内校外还是球场上人气都这么高。

「对了,你有没有LINE呢?我可不可以加你好友。」

「不好意思我没有智能型手机。」

「咦?现在居然还有人没有智能型手机,御幸同学你说谎的理由太差了吧。」

这么说来,好像真没看过御幸前辈用智能型手机的样子。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妳们可以问问我的后辈。」

正准备打第二个哈欠的时候,发现她们正往自己看过来,泽村赶紧摀嘴点头。

「这样啊,好可惜,我还想跟御幸前辈有更多联系的机会呢。」

「你们可以来看我们的球赛啊。」

「好啊,御幸同学这么帅气一定是投手吧?」

「虽然我的后辈看起来傻傻笨笨的,但他才是投手。」

「欸──他看起来很弱的样子啊。」

「没关系,他在我心目中很强就可以了。」御幸突然挂起微笑,「今天已经很晚了,某个家伙看起来也很累的样子,我们就先回去了,如果有机会下次见。」

还在琢磨着喷嚏怎打不出来的泽村感觉到肩膀的重量,御幸又将手搭过来了,「回宿舍吧。」

「咦?御幸前辈你不是要和她们去唱歌吗?」

「我困了,而且没心情。」

「噢。」

不会是刚刚在餐厅他把东西都吃完了没让御幸吃到吧?

这也不能怪他啊,谁让他顾着和那群女孩子聊天。

「是说御幸前辈你也该好好换位思考一下,明明那些女孩子看起来就很喜欢你的样子,噫,你的情商真的太低了,就让阅览无数少女漫画的我来好好开导你吧!」

「……情商低这句话应该还给你。」

「你说什么?!」

「你不仅课本没看进脑,连少女漫画都没用心看。」

「怎、怎么可能!!」

「不要紧,就让我这个阅笨蛋无数的好前辈来好好开导你。」

「御幸一也!!」

「首先,要有礼貌!」

 

 

拿着装有礼物的纸袋站在电线杆后方的仓持洋一,不断思考应该在哪个时机上前。

 

 

Fin

 

 

评论(11)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