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那個M開頭的傢伙-09

 

|架空、私設背景,ooc注意

|御幸大學生x澤村實況主

|微網遊,輕鬆向

  → 0102030405060708


………………………………………………………………


「咦?我看不懂萌子這是什麼意思。」

 

聞言,御幸忍不住對黑畫面嘆了口氣。

實況間開始跳出粉絲們發出的問號彈幕,他的內心矛盾起來,應該說,從他跳進耳膜破壞者這個坑之後,他就一直在做矛盾的事情。起初,他就是覺得對方有趣,使出千方百計想玩弄對方於鼓掌之間,沒想到一腳踩得太深,照現在的局勢,自己反而被玩了?

對御幸而言,不管是實況主榮柴柴還是手殘玩家柴榮榮,都是那個耳膜破壞者;可是對榮柴柴而言,討人厭的M開頭和被感謝的四眼萌子卻是不同人。

想到這點,拳頭不自覺握緊,想發一頓脾氣。

總不會被倉持那混蛋說中了吧?

──「你對這傢伙有興趣嗎?」

 

聰明反被聰明誤嗎?

按照原定計劃,四眼萌子繼續扮演引領他的角色,從容易有閒雜人等出沒的實況間挪到很多機會可以一對一的遊戲裡頭,然後循序漸進的讓他發現自己的重要性,接著……

等等,一開始他就圖謀不軌了嗎?

 

Hana026:榮榮你看不懂的話就把畫面切回來啊,我們幫你看

Tmxs:對啊,團結就是力量

Shiro88888:不然,榮你念出來好了

Miyuki:不是說要給他私人空間?

Hana026:等等,M一號你的態度轉變也太大了

Hana026:你剛剛不是說想看嗎?

M218:就是啊

Tmxs:我聞到了陰謀的味道

Shiro88888:那個顏文字妹子該不會是你妹或是你認識的傢伙吧?

Miyuki:怎麼可能

M218:說不定還是他本人咧www

Hana026:218親你不要說這麼可怕的事情啦

 

女人的直覺真的太可怕了吧?

御幸的手指懸在半空中,他的矛盾心理持續活動,那封私信到底能不能被這些女人看見呢?當初他寄的時候根本沒考慮這麼多,一開始用帳號調侃時也沒想到後續方面的問題──藏頭如果被看出來了該怎麼辦?這件事他完全沒想過。

回想當時送出的心情,就只是……想送。

單純想告訴對方,他很想他。

雖說本來就是躲了兩天的四眼萌子的錯,但看見對方的私信就無法淡定了,他想要挽回對方,可又怕嚇到對方,寫個藏頭希望榮柴柴看出來卻又不希望他看出來。

「我的天,這怎麼比學校作業還難啊。」他瘋狂地撓頭,仍理不出個頭緒,「嚴格說起來都是倉持打亂了我的計劃,明天給他好看。」

 

 

「畫面的話還是不方便給大家看,但我可以念給你們聽。」

──我是四眼萌子,是一個操作技術很不錯的妹子,想知道我平常是怎麼練習的嗎?你可以問我噢!

 

榮柴柴的聲音再度出現,接著就是認真地將私信內容讀出來,不過他沒有斷句而是連著念,所以實況間裡的粉絲並沒有察覺到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反倒是萌子這個人物的形象又一落千丈,什麼高傲啊臭屁啊自以為是的形容詞都出現了,而耳膜破壞者一如既往地替她緩頰。

能夠感覺出榮柴柴對四眼萌子的感情非同一般,那麼為什麼要說再見?

 

Miyuki:那你為什麼不玩了?這遊戲

Shiro88888:M一號的口氣突然變得很認真是我的錯覺嗎?

Hana026:沒有,不是你的錯覺

Hana026:榮榮你還沒加我好友不能不玩啦!

Reddiao:嘿我來晚了各位!舔舔大家!

Txms:樓上畫風驟變

 

「我要不要玩這遊戲跟M開頭的你有什麼關係嘛。」

遊戲畫面回來了,不過私信已經關掉,御幸眼尖地發現柴榮榮這角色的收信匣裡除了四眼萌子的私信外,還有其他已讀及未讀的私信,其中一個還是眼熟的名字,但御幸還沒來得及細看全部有顯示的名單,榮柴柴就已經將視窗關了。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究竟是不是我的粉絲,既然你都來看我實況了,我就把你當成觀眾朋友,但這裡本就是我的空間,想要玩什麼就玩什麼,應該不用跟你報備吧?」

「反正這個遊戲不適合我,就是這麼簡單,我要來挑戰密室逃脫啦!」

 

再怎麼單蠢的人也會有正經的時刻,粉絲們都在聊天室給榮柴柴打氣,幾個核心粉絲也沒有對御幸做出什麼攻擊性言論,直到榮柴柴的實況結束,Miyuki這個帳號一直沒有發言,其他人就當他不在或是有自知之明了。

 

他根本沒有將榮柴柴在實況間裡點名他的事情放在心上,也沒有對此有任何的憤怒及多餘的情緒,因為他認為且猜測,對方不玩這個遊戲鐵定和他有關。

不,應該說是和四眼萌子有關。

 

 

翌日,在這個不用交報告的淡季,御幸難得頂著黑眼圈到了學校,在課堂上就算想打瞌睡也努力撐了過去,依舊維持好學生的形象。一到下課時間,他立刻將準備去廁所的倉持抓了過來。

「哇御幸,你這個黑眼圈該不會是昨晚看片看太晚了吧?」

「對。」

「不是吧?我就隨口說說的。」

「看實況。」雖然他沒有發言,還是默默潛水看到榮柴柴關台,這傢伙到底是上班族還是學生?居然可以實況到凌晨四、五點還沒睡,天都要亮了。

「不是那個耳膜破壞者吧?」倉持抖了抖眉毛,「都說你對人家有意思了。」

「對。」

「不是吧?我就隨口說說的。」

「真的。」御幸一臉嚴肅,「恭喜你隨口說中了。」

「御幸你不會是女角玩多了所以……」

「別搞錯重點。」御幸拍了下桌子,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紙,指著上頭他親自手寫的名字,「小河川你有沒有印象?我記得在遊戲裡有碰過他。」

倉持偏頭細想,眼波微動,恍然大悟道:「你說之前打競技輸給我們的小夥子?」

「果然是那小子,就覺得名字眼熟。」

「他怎麼了嗎?」

「我在柴榮榮的私信表裡看見他的名字,不知道傳了什麼東西,是已讀狀態了。」御幸將紙翻面覆蓋,「我在猜榮柴柴突然不玩遊戲是不是跟他有關。」

「到底是柴榮榮還是榮柴柴啦?」倉持皺起眉頭。

「柴榮榮是遊戲人物的名字,榮柴柴是實況間的名字,這麼簡單的事情還需要我跟你解釋?」

「臥槽我又不是他的粉絲!」倉持覺得委屈但他不說。「更何況,只是不玩遊戲而已,為什麼會懷疑到小河川頭上?說不定他就是單純不玩啊。」

「你這個問題我也想過,但是你看這個。」

御幸拿出手機翻出自己蒐集的截圖。

耿直的小河川少年用同樣的名字申請博客,在博客發表他玩遊戲的心得與攻略,從遊戲截圖可以斷定為同一個人還能知道他有在看實況,雖然沒有暑名但不難看出其中幾則動態是在抨擊榮柴柴跟春醬,連四眼萌子也是常客。

「唔,他講得可真難聽,說你開外掛呢。」

「重點是他攻擊了榮柴柴好嗎?」

「……」你大爺的,誰知道你重點到底是啥。更何況,若四眼萌子被攻擊是外掛玩家,那他跟坑王豈不是連外掛都不如了?真是人紅是非多。

「所以我在想那封私信會不會是在嘲笑柴榮榮玩得爛還敢開實況?」

「……」

「怎麼了倉持?為什麼不說話?」

「那不是你嗎?」

一句話就讓御幸啞口無言。

原來自己覺得有趣甚至是開玩笑的話語,在對方耳中也不盡然。

發現御幸沉下來的神情,倉持急忙開口:「喂,你別想太多啊,我只是覺得那傢伙不太可能被攻擊就不玩了,在你跟小河川之前,耳膜破壞者的黑帖在實況圈可是蓋得最高樓,但他不是沒理會現在依然在活動嗎?」

雖然有可能是沒去看啦但應該不太可能。

「黑帖?那是什麼?對了,我在聊天室裡看到那些女生說的群又是什麼?」

倉持愣了愣,御幸真的是只有長得帥跟玩遊戲厲害啊?都不愛看這種八卦的東西嗎?不對啊,特地去找博客了,應該還是會看的吧。

「我教你吧。」

這麼說他也很久沒有去看實況圈的八卦帖了。

倉持在御幸的手機操作,下載app、註冊、點開實況討論區,「這個地方呢,就是看八卦的地方,真真假假都分不清,因為是匿名的,之前耳膜破壞者就經常被這些匿名者攻擊,沒技術聲音又吵之類的。」

他邊說邊往下滑,接著愣了好長一段時間。

「怎麼了?」御幸問道。

「我覺得我好像知道什麼原因了。」倉持說完,將手機反過來擱在桌面,指著某個標題,「你看看這個。」

 

【討論】耳膜破壞者如今勾搭遊戲女神四眼萌子,你們怎麼看?(熱度:最火)

 

 

 

to be continued...


评论(2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