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必输之赌

 

  

※私设注意※

 

 

一个晴朗的休息日,泽村如往常般起了个大早,他没有制造太多的声响,安静地离开五号室往盥洗室走去。千万不要吵醒想在休息日睡晚的前辈,这是当年他学到的教训。不过呢,即使是休息日,大部份留在宿舍的队员还是会做点适度的自主练习,毕竟成长需要时间的堆积,所以起早的人也不只有他。

「御幸前辈你要出去啊?」洗漱完毕的泽村正想到食堂用餐,走没几步就见到御幸身著便服提著包迎面而来。

「对呀,家里有点事,可能要明天才回来了。」

「咦?没什么严重的事吧?」泽村睁著圆滚滚的眼睛问道。

御幸愣了几秒,淡笑,「我还以为你会死缠著我喊要投球呢。」

「本来想要这么做的啦,不过你有事也没办法,还是家里的事情重要啊。」泽村挠头,灿烂一笑,「而且现在不是还有小狼崽他们嘛。」

「啧。」

「啊?」

「没事。」御幸将包扛上肩,轻轻拍了对方的头,「说到底你还是个前辈,好好控制投球的次数,不要后辈想接就投。」

「哼,我当然知道我是前辈啊,还是帅气的前辈!」对御幸的举动没有多想,泽村叉著腰一脸自豪,「后辈们都会夸我投的球厉害呢!」

说完,泽村偷偷瞥了御幸一眼,后者一脸不解。

「这样很好啊,我先走了。」

「欸?御幸前辈!」

因为泽村的叫唤,御幸停下脚步转身问道:「怎么了?」

「……那、那个。」

千言万语汇集在泽村的脑袋里却无法组织一句完整的话语。御幸见状轻笑,无奈地说:「等我回来的时候再接你的球吧,只能十颗。」

「嗯!好!」泽村兴奋地回应。

目送御幸远去,泽村心满意足地转身,紧蹙眉头……应该说一脸凶恶的同寝室前辈双手环胸站在他身后。那个表情不好惹,泽村这么想著。

「仓持前辈早安,应该不是我吵醒你吧?」

这个位置离五号室已经有点距离了,只不过是往食堂的必经之路。

「没有,我是自然醒的。」仓持道。泽村松了一口气。

「那……一起去吃早餐吗?」

「嗯。」

仓持经过泽村身边时,毫不留情地在他脑袋搥了一下,那个瞬间,泽村的声音回响在宿舍里,还在熟睡的人都惊醒过来,只有降谷还在昏睡。

泽村眼角带泪揉著头顶,「为、为什么要打我?我做错了什么?」

仓持呸了一声,不以为然地道:「让我看到不舒服的东西。」

「什、什么啊?」单蠢少年压根儿听不懂。

心念一转,仓持看向正在小声碎念的泽村,上前搭住他的肩,满脸笑意地说:「泽村,今天难得休息日,想不想跟我打个赌?」

「打赌?」他疑惑地看向仓持,「关于什么的?」

「听我的指令去做一件事,如果对方的反应在我预料之中算我赢,要是我猜错了就算你赢,怎么样?」

泽村僵硬地问:「……应该不是让我揍BOSS一拳吧?」

仓持捏住他的脸颊,「傻啦?我还不想让青道少一个投手。」

「哈哈哈哈哈哈说得也是……」

「笑点?」

「噢。」立刻摀住自己的嘴,「所以是什么事?不对,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因为这个指令非常简单,而且,要是你赢了,我就听你的话一天,让我去福利社跑腿还是喊你前辈都可以。」

泽村身子微颤,这么好康的事情?仓持前辈什么时候这么好了?他带著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仓持,「玩这么大吗?……要是你反悔了怎么办?我觉得需要找一个证人,以免你到时说话不算话。」

「我像是这种人吗?」仓持问,泽村在心里点头。

「我不想赌!」

「哦?」

当然注意到仓持语气转冷,泽村还是鼓起勇气,继续道:「因为……仓持前辈你一定有赢的把握才会这么说,就算我笨也不会答应这种必输的要求!」

「好吧,那就直接算你输了。」

「咦?不是这样吧?」

「让我想想,输的人就去跟御幸一也告白,你觉得怎么样?」

「仓持前辈你、你在说些什么东西!」泽村干咳几声,差点被口水呛死,「太赖皮了!哪有不赌就算输的道理啊!我又没有答应!」

仓持双手一摊,「无所谓,反正等御幸回来你就去告白。」

「嗯?荣纯君要跟御幸前辈告白吗?」刚好经过的小凑春市惊讶地说。

「……哈、哈噜一妻!你你你你听错了!仓持前辈开玩笑的!」泽村紧张地想摀住仓持的嘴,手还没伸过去就被对方的视线瞪的缩手。

「原来是这样,那我先去食堂了。」小凑春市淡笑,转身走远,「还以为荣纯君终于要告白了呢。」以只有自己听见的音量低语。

泽村捂著心口用力呼口气,以为心脏要跳出来了。

「仓持前辈,我赌就可以了吧。」

「可以啊,耳朵凑过来,跟你说指令。」

「好。」

仓持在泽村耳边低语,说的人没什么表情,但听者表情却很丰富,红白相间宛如红白歌唱大赛在他脸上进行。仓持一脸坏笑地看著他,泽村摀脸,想直接放弃,但想到输家的惩罚又认为自己应该坚持。

「怎么样?这指令够简单吧?」

「……」

「仓持前辈,如果我被误会了怎么办?」

「后辈们那么单纯,绝不会误会,前辈说的话你不信吗?」仓持充满自信地说,「我们先到食堂吃点东西,然后我再拿纸笔将预料的反应写下来。」

「好吧!」

 

用餐期间,仓持将三个试验对象的反应写在纸上递给泽村。

「我觉得他们三个的反应应该是这样的。」

泽村接过纸张,紧盯上头所写文字,没有『揍一拳』就放心了,虽然只是个玩笑但不知道有多少人认真,况且实施指令的对象里有个麻烦的后辈。

「那指令什么时候开始?」

「吃完饭就可以了吧,或是等他们来食堂,不过最好别让其他人看见,不然就破梗了。当然,我会全程跟著你的,以防你被他们打。」仓持竖起拇指,即使他没有预料对方会出拳,以防万一还是当个随行保镖好了。

泽村叹了口气,难得的休息日怎么就摊上个大麻烦。

「你的表情好像不是很想继续?」仓持皱眉,「其实我也觉得完成指令这件事很麻烦。」

「对吧,难得休息日不应该出去走走吗?」

仓持小声地说:「只要你跟御幸告白不就完事了吗?直接了当。」

「所以说为什么是御幸前辈嘛!」泽村脸颊微红的抗议。

「……难道还有其他人?」

「御幸前辈虽然长得好看、还是个厉害的捕手、打击很强的四棒又是带领我们的队长,可是他嘴巴那么坏,笨蛋才会跟他告白好不好!」

「你是笨蛋啊,快去吧。」

「仓持前辈!!!」泽村式怒吼。

「既然不想告白那就赶紧完成我交代的指令,看,第一个对象来了。」仓持指了指刚从食堂走进来的奥村光舟。

泽村流下冷汗,没想到第一个就是这么难搞的对象。仓持在旁看好戏,他偷笑几声,内心吐槽著泽村方才那段话,称赞比嫌弃还多的抱怨简直了。

「小狼崽!」泽村拍桌站起,气势汹涌。

奥村没有反应,反而是他身旁的濑户被泽村的举动吓了一跳,「泽村前辈怎么了吗?一大早就这么有精神。」

「有事吗?泽村前辈。」

「我有事要跟你说!你和我来一下!」

泽村拉著奥村走出食堂,濑户一头雾水,仓持尾随上去,轻拍他的肩,「没事,不是要打他,等等奥村就回来了。」

目送三人远去的身影,濑户不禁呢喃,「就是仓持前辈也跟去了才可怕。」

濑户心里琢磨著到底该不该跟上去,要是奥村做出什么忤逆前辈的举动,至少还能即时劝阻。当他决定跟过去,才踏出第一步,奥村就冷著一张脸从外面走了进来,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跟在奥村身后的是一脸沮丧的泽村和笑到腰快弯的仓持。

「光舟……怎么了吗?」

「没事。」奥村冷淡地说道,手背抹了右边脸颊。

「我纸上是不是写他会不发一语的走开?那我第一个就猜对了。」

泽村掩面,无声呐喊。

仓持给他的指令就是在后辈毫无防备之际,在他的脸颊亲一口,看看对方的反应会是什么,而奥村光舟的反应就跟仓持预料的一样,什么都没说,脸色难看的离开现场。

「我觉得应该解释一下这是在开玩笑。」有点反应至少是好的,像奥村这种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最可怕了,根本猜不出情绪波动。

「等你其他两个都完成了再一次解释吧。」

重新振作的泽村立刻锁定剩下的两个对象,浅田跟由井,假装有事将他们叫住,然后在对方没防备之时在脸颊偷亲一口,而他们的反应都被仓持猜中了,由井冷静地问是在恶作剧吗?而浅田则是被吓得一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我努力在队伍里维持的勇猛前辈形象要被仓持前辈毁于一旦了!!」

仓持相当满意自己百发百中,向后辈们解释泽村这个举动纯粹是大冒险,看得出来他们都松了一口气,虽然奥村还是没什么表情。

泽村趴在食堂桌上,魂魄都快吐出来了。

「总算结束了,这个指令真的有够羞耻……」

「你是不是忘记我都猜对了?」

闻言,泽村立刻弹起身,开始回想当时仓持提出的条件。他好像只说要是自己输了就听泽村的命令,可是……好像没有说要是他赢了会怎样。

咽了口水,泽村胆颤心惊地问道:「仓持前辈,你……赢了的话,是要我整天为你做牛做马而且还要喊你前辈吗?」

「你本来就喊我前辈了,好吗?」

「唔,你好像没有说你赢了的条件是什么。」

「简单点就是你答应我去做一件事吧?」

「帮你跑腿吗?」

「你就找个时间点……」仓持想了想,接著说:「去和御幸告白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食堂传来无止尽的呐喊,声音完全盖过电视机,泽村抱头乱窜,他当初为什么要答应这个赌局!不对!他为什么会这么刚好住进五号室!为什么要认识仓持这个前辈!!啊啊啊啊!!!

「泽村前辈,请你安静一点。」

 

 

 

明明说隔天才会回来的御幸不知道为什么当天晚上就回宿舍了。

正和后辈们练投的泽村看见走进练习场的御幸,想起早上跟仓持打得赌,脸瞬间刷红,喉头有些哽咽,笑容显得僵硬,「御幸前辈你这么早就回来了?家里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还好吗?小狼崽已经可以接到我……」

还没说完,御幸就拉著泽村走了出去,后者连手套都来不及脱。

待在练习场的后辈们互看几眼,耸肩表示不懂现在的状况。

「御幸前辈……」泽村出声询问走在前方的御幸。

「你可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御幸拿出手机,戳开相簿,他总共存了三张照片,是泽村亲奥村、由井跟浅田脸颊的构图。

「啊啊啊啊!!删掉!!」为什么有照片!凶手……凶手想也知道是谁!

「泽村。」御幸压低嗓音。

「?」

「我也要。」

「欸?!!!?!」

 

在五号室打著电动的仓持晃晃脑袋,「嗯哼,偶尔做点好事心情真不错,待会儿传讯息给亮前辈炫耀一下,嘻嘻。」

 

 

Fin

 

评论(17)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