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Summer (試閱)

 

※ 前半為《想去海邊》《幸運值MAX》修訂版

 


「澤村君,早安。」

「大家早安!」

打完招呼後,澤村直接走到隊伍最尾端跟大家一起排隊。只要御幸沒在身邊,他絕不會擅用主管專用電梯。

即使沒有特別公告,但總經理與男秘書的故事已在公司內部流傳許久,上至副董事長下至清潔阿姨、櫃台保全,都知道他們的關係。最初,澤村對旁人的視線總感到不自在,花了好一段時間適應,現在總算能以平常心面對他們的目光。

他不知道御幸為什麼不澄清,明明比較省事。

「今天沒有陪你家的總經理一起來?」

聽見熟悉的聲音,澤村往旁一看,田村優子挽著一名英氣十足的男人走到他面前。

「優子前輩早安,咦,這位是……?」

面容姣好的金髮女子淡淡一笑,語氣嬌柔不少,「早啊,這位是九樓財務部的島田課長,我的男朋友。」

「您好,澤村君。」

看起來真是個沉穩的男人,和御幸一也完全相反。

澤村撓頭,傻笑回應:「您好。」用敬語說話真的很不習慣呀。

邊等著電梯邊閒聊,田村優子主要還是跟島田課長互動較多,澤村靜靜看著他們有說有笑的模樣,內心不免感慨,眼前這個女子曾經為了御幸不擇手段,現在能夠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真是太好了。

注意到不發一語的澤村,田村優子想起她先前拋出的問題還沒得到答案,「對了,你還沒回答你家總經理哪兒去了?」

澤村被突來的問句弄得一愣一愣的,遲疑地開口:「總經理他早就到公司了,最近有些比較趕的業務要處理,加班地獄呢。」

田村優子愣了幾秒,揶揄道:「現在不會口誤叫成御幸前輩了呀?」

澤村漲紅著臉,「優子前輩妳別笑話我了!」當初就是忘記改稱謂才被發現他和御幸兩個人的關係,後來他可是進行過嚴密的特訓了。

「以前沒有發現捉弄你這麼好玩,難怪總經理這麼喜歡你呀。」

「嗯?欸?」島田課長發出疑惑的聲音,好像對田村優子後半句的話感到驚訝。看來不僅是個沉穩的男人,還是個沒有跟到公司八卦的認真上班族。

「啊,電梯來了。」

兩人無視島田課長的好奇心,一同擠進水洩不通的電梯,整個空間只能聽見澤村和田村優子的聲音,其他人屏氣凝神、光明正大地偷聽閒聊內容。電梯到了七樓,眾人有默契地往外側移動,讓最裡面的澤村可以順利出去,雖然是很正常的舉動,但面對這種猶如眾人夾道歡送的畫面,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幾個月前,以田村優子為首的臨時部被廢,現在七樓比以前更安靜了──前提是澤村沒有大吵大鬧,待在這樓層的只剩下兩個人,澤村和御幸。

澤村站直身子深呼一口氣,就算目前和御幸同住一個屋簷下,可只要一進公司還是會這樣,特別緊張,畢竟這裡不是專屬他們兩個的小天地,偶爾還是會有其他人出現。

透明隔間使御幸的辦公室一覽無遺,他看見御幸手肘抵著桌面,閉目養神。

澤村拿出磁條卡,躡手躡腳地打開門,前腳還沒踏進去,御幸便已睜開眼,笑著對他說道:「澤村,早呀。」

「早安,御幸前輩!」澤村將東西放在桌上,見他臉色不好,便問:「御幸前輩,你要不要回家休息?」

御幸揉揉眼睛,打個哈欠,繼續翻著資料,「這些東西很急,沒時間讓我休息。」

可是你剛剛明明就在休息啊!澤村有點洩氣,即使現在他能幫御幸做的事情變多了,但這種非御幸莫屬的公事他仍然無力分擔。

「別愁眉苦臉的,只要你笑我就覺得精神百倍了。」

肉麻的情話澤村早聽習慣,他不再反應過度,「少騙人了,上次你也這麼說,還不是發高燒了。」

「哎呀,畢竟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呀!這種無力感你應該知道吧?就像前幾晚你明明嘴上說不要,但是身體……」

「啊啊啊啊你快點住口!會被別人聽見的!」

澤村一個箭步衝到御幸面前,伸手摀住他的嘴巴卻反被緊緊握住,一不留神,掌心就被舔了一下,還配上一張油條的笑容,「別緊張嘛,這裡只有你跟我而已啊。」

舉起另一隻手往御幸臉上揮去,在對方的悶哼之下,澤村成功奪回左手的自主權,拿出濕紙巾擦拭掌心。

御幸揉著被揍的地方,裝可憐道:「好傷心呀。」

澤村邊擦著手邊轉移話題,「御幸前輩,上次你不是說想去箱根泡溫泉嗎?」

「怎麼?你想陪我去?」原本疲倦的御幸突然來勁兒了,聲音都變大一些,「不然我這週加班把事情處理完,下週就去吧?」

「可是……」遲疑片刻,澤村緩緩開口:「我比較想去海邊呢。」

「欸?」

「夏天我們沒有時間去玩嘛,現在還沒那麼冷,泡溫泉有些早了。」

「所以你是想去沖繩嗎?」

「沒有啦!沒有特別要去什麼知名景點,反正……」澤村偷瞄御幸,乾咳幾聲,「反正是和御幸前輩出去,不管哪裡都可以。」

御幸愣了幾秒,臉頰瞬間刷紅,他趴在桌上,內心萬馬奔騰,真想現在、立刻、馬上推倒澤村!但他還是保持冷靜,理好思緒清清喉嚨,深吸一口氣後說道:「沒問題,等我把事情處理完就來安排假期。」

「嗯!那我通知一下優子前輩。」

「呃,等等,關田村什麼事?」

「御幸前輩你知道嗎,田村前輩交男朋友了,是個沉穩的人。我在想呀,如果我們可以一起去的話……」

「不好意思,澤村,我要忙了,這事情晚點再談。」

「咦?咦咦?為什麼?」

不管澤村的哀嚎,御幸繼續手邊的工作。

雖然他和澤村交往的時間不長,但大部分的約會景點他們都有去過,他會用各式各樣的理由帶澤村同行,以出差之名行約會之實,澤村大概是第十八次出差才開始覺得不對勁,這點他相當自豪。

「晚點再談」最直接的意思就是他不想帶電燈泡一起出門。雙重約會不僅麻煩,尤其另一對還是男女組合,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田村優子同時和三個男人約會呢。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想知道她的男朋友是誰,但這是澤村難得主動提出的要求,他又不可能不答應。

澤村一抬頭,就看見御幸一臉苦惱地對著公文撓著頭,突覺心虛,不知道御幸是因為工作的事情感到煩躁還是他方才的要求。他其實也沒有特別想和田村優子一起去,只是順勢提出來了,他拍拍自己的臉頰,怎麼就不多想一下再說話呢!

安靜的辦公室裡,他們各自做著自己份內的事情。等澤村整理好雜亂的文件,才發現快到午休時間了。

「御幸前輩,今天要去員工餐廳還是吃哪家的便當,我幫你買回來。」

聞言,御幸看著澤村沉默許久,他們……好像很久沒有在工作時間一起吃飯了。

雖然他認為的「很久」,相隔不到兩天。

「我們家附近不是開了一間新的餐廳?就去那裡吃吧。」

「咦?」

「愣什麼,不想和我一起吃飯啊?」

澤村趕忙搖頭,他只是對這樣的答案感到意外,畢竟御幸已經忙到連他買回來的便當會忘記吃了。

見狀,御幸突然興起想捉弄他的念頭,說道:「搖頭?真不想吃啊?」

他一說完,澤村點頭如搗蒜,幾秒後覺得不太對,直接拍桌站起,喊道:「吃!當然要吃!」

反而是御幸被澤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我打電話問能不能訂位。」但是澤村沒有發覺,自顧自地查起餐廳資訊。

視線從公文悄悄挪到澤村身上,見到他雀躍的表情,御幸的心情好了起來,他拿出手機,點開郵件迅速敲了幾句話。

「御幸前輩,訂好位了!我們十五分鐘後出發!」澤村掛掉電話後轉向御幸的位置,就看見他對著手機露出神秘的笑容,皺起眉頭,問:「在看什麼,笑得這麼奸詐?」

「沒什麼,難道你在吃醋?」

「才沒有!之前中央花園那群女生圍著你,我都沒吃醋了!」

「哦?」御幸尾音上揚,淡淡一笑,「你這不是記得挺清楚的嗎?」

「真、真的沒有!」

御幸沒有回話,就是輕笑一聲。這種看似爭論實則情趣但嚴格說起來毫無意義的場景,只要其中一方不回話就能結束。

他們準時到了新開的餐廳,招牌菜是咖哩豬排飯,澤村和御幸分別點了不同類型的餐點試味道。午餐時間人潮眾多,他們沒有太多交談,店外排隊的狀況也讓人有些壓力。

御幸走出店外,見一臉心滿意足的澤村站在路邊拍著圓滾滾的肚子,內心還是決定將這間他覺得很普通的餐廳放進口袋名單。

「咖哩好吃嗎?」御幸問道。

「御幸前輩你點的丼飯呢?」澤村沒有回答,反而將問題扔回去。

「老實說,普通。」這也不是需要隱瞞的事,雖然主觀,但好吃的東西就是好吃,反之亦然。

「我也覺得普通。雖然份量很夠,但還是御幸前輩做得咖哩比較好吃。」

「……」一種奇怪的感覺在胸口膨脹,御幸上前捧住澤村的臉頰,後者愣了幾秒,還沒有多餘的反應他就鬆開了手,「還是我現在回家煮給你吃?」

「開什麼玩笑,我剛吃飽啊!」澤村驚呼,「改天吧!改天!」

「說得也是,我也還得將公事處理完。」

兩人並肩走在回公司的路上,澤村就像話匣子開了一樣說個不停,御幸只是安靜聽著,當作他在消耗吃多的能量。走沒多久,前方突然出現擁擠的人潮,立刻吸引住澤村全部的注意力跟好奇心。

「御幸前輩,前面好多人啊,是不是有什麼活動?」澤村拉了拉御幸的手臂,一副想湊熱鬧的模樣。

御幸低頭看了看手錶,平靜地說:「時間還早,想去就去吧,反正我說不行你也一定想去看。」

「不愧是御幸前輩。」澤村露齒一笑,拉著御幸的手臂往前走。

好不容易擠進人群間的縫隙,澤村見店家門口掛著一幅橫軸,上頭寫著大大的周年慶,主持人正在說明遊戲規則,大抵就是為了感謝並回饋民眾支持舉辦的抽獎活動,桌上還擺著很像倉鼠遊樂場的旋轉籤筒,會滾出球的那種。

「最大獎是夏威夷雙人機票加酒店?」澤村驚訝,「這家超市真好,獎品這麼棒,可是怎麼都沒人去抽反而全圍在這裡啊?」

旁邊的小哥聽見澤村的自言自語,好心地解釋:「因為條件嚴苛呀,工作人員說社長規定姓氏和名字要有Mi、yu、ki三個字才能抽。」

「咦?要剛好一樣嗎?」

「順序不一樣也可以,目前上去抽的都是安慰獎。」

澤村僵硬地回頭,望向一臉無所謂的御幸,忍不住喊道:「御幸前輩,這是天造地設的絕佳機會啊!」

「天造地設這個詞用得不對啊。」不像他那麼激動,御幸態度冷靜,「被那麼多人圍著,我完全不想上去抽,要是碰到認識的人怎麼辦?」

身為一間大公司的表面總經理實則董事長,夏威夷的雙人機票他又不是買不起,何必拋頭露面抽什麼獎。公司員工好說,要是若被合作或敵對公司的人看見就不妙了。

天造地設哪裡用得不對?澤村愣了愣,算了,重點不在這裡。

「不是這樣的御幸前輩!夏威夷的雙人機票加酒店耶!」澤村不禁加大音量,Miyuki的發音在其他人耳中格外清晰。

一旁的工作人員微笑上前,「難道這位先生剛好符合抽獎條件?」

御幸退了一步裝沒聽見,澤村拉著他的手臂,對工作人員說:「連順序都一樣呢,可以讓他抽抽看嗎?」

「澤村。」御幸淡淡地喚了他的名字。

澤村抖了一下,感覺到語氣明顯的差異,猜想應該是自己的無理取鬧讓御幸不開心了,他收斂著音量,小聲地說:「御幸前輩,有句話叫機會是不等人的,錯過這次不曉得還要等多久,就算是安慰獎的面紙也可以拿來擦嘴嘛。」

「那你去抽吧,反正我不想露臉。」無奈地嘆了口氣,只要澤村音量放低,他就覺得是在撒嬌,然後特別可愛,完全沒辦法對他生氣。

「咦?可以代抽嗎?」

「可以,只是需要驗證身分。」工作人員說道。

店家核對御幸的身分資料後,澤村拖著腳步移動到籤筒前方,他開始不停重複深深吸氣、吐氣的動作,時不時回頭偷看隱沒在人群中的御幸一也。圍觀民眾投射過來的視線好銳利,一種站在投手丘上無法躲藏的感覺。

方才他語氣顫抖地問了御幸,如果只抽到安慰獎怎麼辦?沒想到對方居然一臉壞笑地回他,「沒關係,可以給我們擦擦嘴嘛。」

可惡,居然拿他的話堵他的嘴。

「好的,只有一次機會,轉出紅球就是雙人機票的得主。」

聽工作人員這麼一說,澤村就更緊張了。

他握住籤筒的柄,深呼一口氣,遠方傳來御幸的聲音,「別怕,就算你沒抽到,我也會直接買給你的!」

「……」明明說不想要引人注目,這時候吼得很理直氣壯嘛。

「呿,只不過是夏威夷雙人機票……」雖然心裡抱怨,但御幸的聲音穩定了他的情緒,在吐槽的同時轉動籤筒,木盤傳來叩地一聲。

一顆,紅色,的球

圍觀的民眾發出驚呼,懸掛半空的彩球炸了開來,無數紙花與彩帶漫天飛舞,工作人員拍手大喊,語氣難掩雀躍,「一球入魂!恭喜這位先生獲得夏威夷雙人機票的大獎!請大家為這位幸運兒鼓掌!」

海浪般的掌聲嘩啦啦地響起,澤村恍惚地接過對方遞過來的獎品,在工作人員的指示下站在超市門口跟獎品拍了合照。所有程序結束,他從暈眩中回過神,淚眼汪汪地盯著不遠處面無表情的御幸。

「御、御幸前輩──!」動作迅速竄進對方懷裡。

御幸拍拍他的頭,「幹什麼呢。」

「我是不是在做夢?」澤村不敢置信地抬頭,不住哽咽,「御幸前輩你趕緊捏捏我,如果這是夢的話不要讓我醒來!」

「當然不是夢。」語畢,直接往澤村的嘴唇湊了過去。

聽見周圍傳來驚呼,澤村雙頰炸紅,一把將他推開,「我是要你捏我!」

「我怎麼捨得?」

這傢伙越來越油膩了,澤村心想。

他在御幸面前晃著裝有機票兌換券的信封袋,道:「御幸前輩,既然有免費的機票,那我們就找個時間去夏威夷吧?」

「只有雙人機票,你還要找田村?」

「說得也是,不然這次我們先去吧,下次再找他們?」

「嗯,可以。」當然可以,這就是他最想要的結果。

澤村緊抓著信封袋,想起紅球滾出來的瞬間嘴角止不住笑意,站在他身邊的御幸都能感覺到他雀躍的心情。

「怎麼了?笑得這麼開心?」雖然能猜到原因,但御幸還是問了。

「抽到大獎當然開心啊!我這輩子的運氣應該全用在這了,要是明天開始變衰的話就不曉得怎麼辦了。」

「別擔心,因為你這輩子運氣最好的時候不是現在。」

「咦?那是?」看著御幸的笑容,澤村有種不好的預感。

「當然是認識我的時候啊。」

「……自以為!」

大獎抽出來之後,人群並未散去,待御幸和澤村走遠,超市的工作人員才開始將佈置好的場地回復原狀。一個年紀尚輕的工作人員在搬運中沒有拿穩籤筒讓它落至地面,一堆紅球從裡面滾了出來。

「媽媽,為什麼裡面全都是紅球球?」

「因為這樣才不會失誤嘛,我們趕緊跟工作人員拿臨演的薪水吧。」她牽著小男孩往領薪的隊伍前進,小聲碎念,「真是的,只知道是電影,也沒說是同志電影。」

「什麼是同志電影啊?」

「小孩子別問,媽媽等等帶你去吃冰淇淋。」

「好!冰淇淋!」

負責整理現場的假超市員工、真公司職員不禁嘆了口氣,無奈地說:「董事長真是心血來潮……突然傳郵件指派這麼艱難的任務,而且只給九十分鐘準備。」

一旁的同事輕拍了他的肩,「別說了,董事長熱戀期呢,皮繃緊點吧。」


§


儘管澤村小秘書對御幸總經理下了禁口令,讓他別到處宣揚要出國度假的事,但澤村抽到夏威夷雙人機票的消息不知道怎麼還是流出去了,大部份的職員見到他的第一句話都是問什麼時候出發,看來他們想要低調度假是不可能的。

這段期間有個男職員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一直纏著澤村問能不能將抽到的機票便宜賣或送他,反正總經理這麼有錢,重買兩張鐵定不是什麼大問題。澤村只能乾笑應對或是轉移話題,不久男職員就被副董事長請去喝咖啡了,下場怎樣並不清楚。

抽到機票後的第一個週末,澤村準備好宵夜,側躺在沙發上,打算等在公司加班的御幸回來後一起吃,無聊之餘,將信封袋從電視櫃的抽屜拿出來,對著它呵呵傻笑。

雖然他和御幸交往的時間不長,但他們一起去過很多地方,這次的目的地還是傳說中的度假勝地夏威夷,想到就興奮。他瞇起眼盯著機票,唔,店家給的兌換券本身就是仿機票的樣式,但現在手裡的兌換券好像和原本的不一樣了?

「御幸前輩什麼時候要回來啊……」有些犯睏的澤村聽見門口傳來喀的一聲,彷彿打了興奮劑激動地站起,對剛返家的御幸一也笑道:「歡迎回來!」

沒想到澤村在客廳等他的御幸愣了幾秒,趕忙回過神,「嗯,我回來了。」

澤村將機票擱在桌上,衝到御幸面前,笑著說:「御幸前輩,我幫你弄了宵夜,你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啊?」其實只是將昨天御幸做的晚餐熱了一下。

御幸脫下外套掛在門邊的置物架,輕拍了澤村的頭,「不是讓你先睡嗎?」

「嘿,我睡不著。」澤村回身拿起機票,指著上頭的文字,問道:「御幸前輩你看,這機票和店員給我的不一樣了,本來沒有日期的。」

「哦,因為我把它拿去換機票了。」

「咦?出發日期已經決定了嗎?」澤村有點驚訝,御幸什麼時候去換的?他接著說:「我以為要等你工作告一段落再選日期的。」

「抱歉沒和你商量,我怕你反悔,擅自拿去換了。」

說起謊來臉不紅氣不喘的,不愧是在險惡職場上打滾多年的御幸一也。

「怎麼可能反悔,那是我抽到的,重點是──那是免費的!」

御幸心裡暗笑,這麼明顯的謊話也只有這個笨蛋會相信了。如果被澤村知道那兩張機票不是免費而是他花錢買的,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反應。

「我看看……」澤村看見出發日期,發愁地皺起眉,「下週四出發……御幸前輩你確定忙得完嗎?雖然不去有點可惜,但我可以將機票便宜轉售的。」

他可不想要御幸為了和他出去每天加班將身體搞壞了。

御幸無奈地笑了笑,那機票可不是免費的,而且已經開票了怎麼可能轉售。他捏住澤村的臉頰,輕輕扯了幾下,「放心,已經告一段落了,沒和你出去才是可惜。」

「真的?」澤村雙眼閃爍光芒,「那我要準備行李了!」

「你不是問我要先洗澡還是先吃飯嗎?」

「啊,我再去把宵夜熱一熱。」

御幸乾咳幾聲,澤村停住動作,端著宵夜歪頭問:「怎麼了嗎?」

「先抱抱。」

「才不要!」

就算差點弄翻澤村手中的鍋子,御幸還是堅持他要的抱抱。他從後面抱住澤村,雙手疊在對方的小肚腩,臉埋進肩窩貪婪地聞著澤村的味道。

五分鐘後,澤村總算受不了地問:「我可以去廚房了嗎?」


翌日,太陽稍稍探出了頭,興奮整晚還在賴床的澤村一個翻身卻撲了個空。他揉著惺忪睡眼坐起身,御幸已經穿好西裝正要進房間拿手錶。

「早,我吵醒你了?」

「沒有。」澤村打個哈欠,「御幸前輩這麼早就要去公司了?」

「時間還早,你再睡一下,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

在御幸轉身之際,澤村發現他眼皮底下有著淡淡的黑影。

最近御幸的工作量不是蓋的,跟自己剛進公司時差好多,站在他的立場,公司的營運當然重要,但站在自己的立場,還是希望御幸能夠多休息,尷尬的是現在卡到夏威夷的行程,許多事情都要提前完成,如果自己能夠幫他分擔一點就好了。

澤村沒有睡回籠覺,而是在上班前將自己和御幸兩人的行李箱從書房拖出來攤在客廳地上,簡單塞點衣物跟日常用品後就跑去銀行換美元,然後忘記銀行在這時間點還沒營業,只好打電話向御幸報備會晚進公司,理所當然被笑了。

「啊,午餐時間到了,御幸前輩……」

澤村剛站起,見到御幸拎起公事包,調整領帶位置,「中午我和客戶有飯局,下午要去子公司開會,你午餐和晚餐記得吃。」

「……好。」

御幸捏了他的臉頰,笑道:「愁眉苦臉個什麼,下午沒看到我就不行了?」

「我希望……」澤村停頓了幾秒,還是將心裡的話說了出來,「希望御幸前輩可以把我當成一個能夠替你分擔工作量的秘書,而不是打雜的。」

御幸笑出聲,在澤村滿頭問號的狀態下,拾起一旁的資料夾在他頭上敲了幾下,「你已經將你該做的事情做好了,這些交際應酬本來就是我的工作。」

「我有嗎?每天就是在整理資料跟訂便當或找餐廳……」頂多就是陪著御幸出差,不過那些出差嚴格說起來就是出去玩的,自己也沒做到什麼事。

「不就是有你整理好的資料,我才能加快工作的速度嗎?沒有好的前端,後續作業可是很麻煩的。」御幸低頭看了眼時間,「我快來不及了,先走啦,記得吃飯。」

澤村接過御幸隨手一扔的資料夾,目送他遠去的背影,御幸在門口停下腳步,回頭笑道:「別想太多,你已經很棒了,等度假回來我再教你新的事情。」

「好!」

澤村翻開手邊的資料夾,幸好他還有派上用場,但是他想再多做一點,多做一些能夠真正幫助御幸的事情,而不是他單方面的受惠。

他盯著自己以前整理的資料夾,突然心血來潮決定將細節補上,御幸看見鐵定會嚇一跳的。

結果就是認真工作的他沒注意到下班時間,也沒有留意到御幸發過來的訊息。

澤村站在屋外,透過窗戶發現室內黑壓壓的一片,暗自鬆了口氣。

明明是自己的家卻像個小偷一樣躡手躡腳的,踏進屋裡,門闔上的瞬間,自動系統將空調和電燈打開,澤村被沙發上的御幸嚇得退了幾步,「御、御幸前輩你怎麼在家?我還以為你會很晚回來。」

「我才想問你怎麼這麼晚,而且還沒讀訊息。」

總不能說因為想要給他驚喜待在公司加班結果不知不覺就這麼晚了,而且還忘記吃晚餐,御幸最不喜歡的就是他在公司待太久,但是對方的直覺很準,要是說謊的話可能會有不好的結果,於是他決定坦白。

「我在公司弄點東西。」

「吃飯了嗎?」御幸問道。

「嗯,剛剛吃了飯糰。」雖然是便利商店的。

澤村小心翼翼地瞄了他一眼,御幸沒有追問的原因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臉上的倦容,看起來好累的樣子啊。「御幸前輩呢?吃過了嗎?」

「吃了。」

御幸像是忍了很久,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澤村還在一頭霧水,他便指著桌上滿滿的美元,笑著說:「你告訴我這堆錢是怎麼回事?哈哈哈……」

「不就是今天去銀行換的美元嘛,我們要去夏威夷啊。」澤村說得理所當然,一屁股坐在御幸身旁。

御幸輕笑,看來他必須要告訴澤村,出國玩就是空箱出去滿箱回來,現金不用多,因為還有魔法小卡。

「從明天開始我可能會晚點回來,你別等我直接睡吧。」

「咦?工作還是很多嗎?」

「還好,告一段落了。」

御幸攬過澤村的身子,渡來的體溫讓澤村覺得有些微妙,他抬起手背抵上對方的額際,即使不明顯但還是能夠感覺到升高的熱度,「你發燒了。」

「沒有,我只是體溫高。」他拉下澤村的手。

「你體溫是偏低的,不要騙我。」這幾天總是沒什麼機會碰到他,連日的加班使抵抗力容易變差不是理所當然的嘛,「我們還是改天再去吧?」

御幸停頓了會兒,「我想你應該不是要我在家裡休息別去夏威夷吧?」

「當然啊,你這麼忙,還生病了。」

「你不懂苦盡甘來的好處。」澤村沒有接話,御幸繼續說:「這間公司剛成立的時候比現在還忙,既然我當初能接下這個位置,現在根本小巫見大巫。」

澤村直勾勾地盯著他,「我這個秘書除了整理資料外,好像沒辦法替你多做點什麼。」

「噗哧。」御幸被他難得這麼正經的模樣逗笑了,「你還在跟我講這些啊,況且,你本來就不是我的秘書,是我的老婆。」

這個混蛋眼鏡又在胡說八道了。

見澤村不發一語,御幸一個使勁,讓他往自己的方向傾倒,將他抱個滿懷,「這麼愛發脾氣,當年那個可愛的傢伙去哪裡了。」

「我哪有發脾氣啊!而且,你是說大學時期的我嗎?都多久之前的事了。」

「沒有很久,和你在一起就像昨天的事。」

「那你的時間過太慢了。」

御幸捏住他的鼻子,「你真的越來越囂張啦。」

「我才不像御幸前輩越來越油膩,說話越來越肉麻呢!」澤村拍掉他的手,可是沒有從他的懷裡掙脫,「是說,御幸前輩你說公司剛成立比現在還忙……那時候你就已經是公司的總經理了?這麼厲害啊?」

呃,怎麼覺得這小笨蛋好像有越來越精明的趨勢,御幸心想。

「好累啊,讓我抱抱。」

「你不是已經抱著了嘛……」

「是啊,澤村牌充電器,這也是你的職務之一。」

被御幸抱得死緊,澤村的鼻子微微抽動,他吸了一口氣,聞到對方身上的汗味,問道:「御幸前輩,你是不是還沒洗澡……」

「……」無語。

御幸直接扛起澤村,不管對方的掙扎將他扔進浴室,然後將門關上。

衣服可以等洗完澡再出來拿,只不過要洗到什麼時候就不清楚了。


§


「御幸前輩這邊這邊!」澤村回頭朝走進大門就搖搖欲墜的眼鏡兄大喊,左右手各推一個行李箱,迅速奔向人山人海的機場大廳;他跑在前面不是因為他知道在哪登機,而是被工作壓榨到一夜沒睡的御幸根本沒有像他那樣的體力,只能慢吞吞地跟在後頭。

御幸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澤村每叫一次他的名字,他都覺得聲音在腦海裡迴盪久久無法散去,甚至還出現耳鳴的狀況。

「下次還是別逞強了。」他小聲地碎念。

儘管現在的自己處於一闔眼可能就昏迷不醒的狀態,他還是大步跟上澤村,要是這個笨蛋在大廳迷路的話就更麻煩了……才這麼想,他就發現澤村已經消失在視野當中。御幸覺得自己的後腦像被雷神索爾的槌子及美國隊長的盾牌雙重敲擊,無奈地拿出手機想連絡澤村之時,突然被人挽住手臂。

「你要打電話給誰?」澤村噘著嘴,伸長脖子往他的手機螢幕湊過去。

「欸?」御幸愣了愣,「我以為你走丟了。」

「御幸前輩你還當我小孩啊?我們都大學畢業了。」雖說大學生還是有可能迷路。

他是看御幸快昏倒的樣子才把行李箱推到某個角落,將貴重物品帶在身上跑過來想扶御幸希望他能走快點,但更多的還是擔心吧。

「我上網查了,飛到夏威夷至少十小時,雖然機位可能不太好睡,但這段時間你就安心補眠吧,我會盡量保持安靜的!」澤村搖了搖他的手臂。

「你好像很高興?」御幸慢悠悠地問。

「出去玩不高興難不成要生氣嗎?」澤村皺起眉頭,他的總經理大人該不會忙到腦子都不正常了吧?看來他被嘲諷也能反擊了!

「不,我的意思是……」御幸用力眨眼,眼睛略顯痠澀,「以前你和我出去都沒有像這次一樣高興啊。」

聞言,澤村呆了幾秒,想大聲反駁但注意到御幸揉著眼睛,刻意放低音量,「之前的名義不都是出差嗎?這樣誰會高興啊。」邊說邊從隨身背包掏出一瓶眼藥水,塞進御幸掌心。

「唔,你今天變得很體貼啊。」

「不想用可以還來。」真是的,他一直都很體貼的好不。

澤村想將眼藥水拿回來,御幸一個側身閃開,突感暈眩站不穩被澤村拉住,「總經理,請你注意一下時間,我真的很怕錯過班機。」

「好好好。」御幸點幾滴眼藥水舒緩眼睛,在澤村的攙扶下將行李送去托運,拿出機票用最快的速度到登機口。

其實御幸有些驚訝,因為澤村很少會在不顧周圍眼光的情況下跟他有太多的肢體接觸,今天的他們看起來就像兄弟一樣自然嗎?御幸嘴角緩緩揚起,雖然身體的疲憊很難短時間退去,不過澤村成功讓他打起精神,尤其是看見澤村盯著琳瑯滿目的免稅店目瞪口呆的模樣。

「要上飛機了,有點緊張。」

「我巴不得趕緊上去睡覺呢。」御幸打個哈欠,右手自然地牽起澤村的左手,本來一直挽著他的澤村在去趟廁所後就開始保持距離了。

澤村眉頭微蹙,但沒有甩開御幸的手。他想起之前搭過短程的飛機,那個座位老實說不太適合睡覺,尤其這次要搭長途,御幸可能要腰痠背痛了,那麼下飛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到飯店休息。

御幸看澤村沒有反應,就是眼珠不停轉啊轉的,猜想對方可能在思考什麼事情沒有打斷他的思緒,估計和睡覺這事脫不了關係。

一上飛機,澤村呆站原地愣了至少十秒。

御幸敲了敲他的頭,「你說的,別煩我睡覺啊。」

在空姐的引導下來到屬於他們的座位,澤村坐在柔軟的沙發椅,臉色比睡眠不足的御幸更糟。目光盯著隔壁正在切換沙發椅模式的御幸,盡量保持理性小聲地問:「我想你需要給一個解釋。」

鋪好床墊,喬好枕頭位置,御幸戴起航空公司附的眼罩,送澤村一個Wink,「有什麼事情等我睡起來再說,晚安。」

語畢,澤村沒來得及阻止,對方便躺下蓋好被子。

他現在坐立難安。

澤村直勾勾瞪著眼前的大電視,打直雙腿往前抬,試著舉成180度平行,「果然還是碰不到前面。」他喃喃自語。

機艙的乘客比想像中少,如果是之前的他,現在可能到處亂看,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搭頭等艙,感覺非常新鮮,但他很快明白矛盾的地方,一個超市送的免費機票,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座位?

起飛後,空姐見他戰戰競競的模樣便問需不需要點餐,對英語還不算很熟練的他只能用指菜單說著This、This。歷經千辛萬苦總算點好東西,覺得在和空姐對話時聽見隔壁傳來竊笑聲,往御幸的方向看,似乎還在睡。

「甜點真的好好吃,等御幸前輩醒來後幫他點一份好了……」咬著小叉子的前端,澤村低語,就算知道御幸不愛吃甜點還是要點一份甜死他。

御幸是真的累了。

等他醒來掀開眼罩發現離他們登機已過了七小時,澤村仍坐在位置上,只是不停點著頭,看起來像在打瞌睡。

「澤村?」

發現御幸醒了,他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御幸前輩,我剛發現這個甜點還滿好吃的,你要吃吃看嗎?」

御幸伸個懶腰坐起身,高舉的雙手差點引來空姐的注意。他抖抖肩膀對澤村說:「睏了就直接睡吧?」

澤村撓撓臉頰,他是很睏沒錯,但御幸沒醒就覺得不太放心。之前不管是經濟艙還是商務艙,座位都是緊貼的,交流很方便,雖然頭等艙的座位很大,可是彼此的距離卻拉遠了。

「你要記得叫我起床,然後我醒了你就要給個說法。」澤村對他吐了舌頭,說是這麼說,就算御幸沒有解釋,他大概也猜到是什麼狀況了。

「Yes、Yes!」

「你秀什麼英語啊。」

「This、This!」

「你!」澤村臉頰漲紅惡狠狠地瞪著一臉壞笑的御幸,果然那時聽到的笑聲不是錯覺。

「對了,不如當作隨堂考吧,到檀香山機場後由你負責跟外國人溝通,直接和他們對話你就可以快速進步。」

「你準備被我賣掉吧,混帳總經理!」澤村升起側邊的隔板,完全不想看見御幸的臉。在隔板緩緩上升時抓著棉被一個回身躺下,就算對方說著欠扁的話,他不生氣反而想笑,到達目的地後一定可以玩得很愉快的。



----


新刊總字數2W4

試閱字數1W1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