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听说是个整人计划

  

十一月十七日是御幸一也的生日,今年的这天正好在周五,他们决定练习结束后要在御幸的房间替他举办毕业前最后的庆生会,而泽村现在非常紧张,因为他被仓持前辈委托一个神圣且严肃的任务,那就是──拖住御幸一也。

这个任务来得突然,泽村根本没有时间筹划拖人计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在吃完饭后尽量别让御幸回到房间,这样前辈们才有时间可以布置现场。

「御幸前辈,等等吃完饭可以陪我练投吗?」

「咦?今天是我生日吧,让我休息一天不行吗?」

「五球就好!我觉得今天的手感不错!」

御幸盯着他不发一语,最后选择妥协,「好吧,就五球。」

远方的仓持按住蠢蠢欲动的降谷,小声地说:「忍耐,就今天而已。」

 

泽村蹦蹦跳跳地来到室内练习场,心情看起来非常好,御幸当然发现了,他好奇地问:「只是能投五球,高兴成这样?」

投球只是顺便而已,最重要的是他拖住了御幸接五颗球的时间,缓慢地投完五颗球后还可以继续烦御幸让他再接五颗,就这样下去,虽然对寿星很不好意思,不过这也是为了御幸的生日会。

「嘿,我绝对会投出最能庆祝御幸前辈生日的球!」

「看你这么有自信的样子,投一球看看啊。」

御幸蹲下身,手套摆好姿势后,泽村问道:「御幸前辈,你不戴护具吗?我怕我现在投的球你会接不住呢。」

「怎么可能?」

「当然啊,我要投出去的球可是很厉害、很厉害的,前辈你还是去穿个护具吧?至少戴个面罩也好。」很好,快答应吧,御幸前辈,这样又拖到一点时间了。

御幸呼了口气,眉头微微皱起,「我如果接不到的话铁定是坏球啊。」

泽村咬牙切齿但他忍了下来,有自信的家伙真的是…!

「没关系,御幸前辈你就不要后悔了!」

虽然泽村的威胁让他差点笑出声,御幸仍然没有戴护具的蹲下来,但对方也迟迟没有将球投过来,「怎么了?不是说要投吗?」

「我、我临时忘记我怎么握的,我研究一下握法。」泽村有点心虚地看着球上的缝线,唔啊,总觉得御幸应该发现哪边不对劲了吧!

御幸站了起来,直直地往泽村走过去。

发现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泽村略显慌张,他急忙开口:「御幸前辈你怎么、怎么离开位置了呢,这样我要怎么把球投出去啊?」

御幸没有理会,就要走到泽村面前时,后者不知道为什么往后退了起来,御幸虽然纳闷但没有停下脚步,直到泽村的背撞到墙壁,两人一进一退的窘境才得已解除。

泽村尴尬地看着御幸没有笑意的神情,这下该怎么解释呢?

「泽村,你是不是……」

「喜欢我?」『对,没错,就是这样!』

异口同声地说,泽村完全没有听到对方说了什么,只是单方面承认他是故意拖住御幸的时间。

「什么……」

泽村抬头一看,发现御幸的脸颊很红。

御幸前辈对庆生会的事情感到害羞了吗?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感动?

「泽村,你说得都是真的?所以才做这种奇怪的事?」

泽村缓慢地点头,「因为今天是御幸前辈的生日嘛。」

「我……你让我考虑一下。」

「为什么要考虑?再考虑就太晚了!」

「你怎么这么着急啊?你什么时候是这种性格了?」

「啊?御幸前辈才是呢,怎么突然磨磨蹭蹭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吧?我们一起回御幸前辈的房间吧!」

「等、等等泽村……这样有点太快了。」

「为什么?我找御幸前辈出来投球就是为了这个啊!」

「不是啊……」

「真是的,御幸前辈你在磨蹭下去我就难做人了!」

泽村决定待会儿再来收球具,拉着御幸就往房间跑,他没有看见身后的御幸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直到房门开启的瞬间僵掉。

 

「御幸前辈,生日快乐!」每个年级的部员包括已经毕业的前辈们都在房间里祝贺御幸,可当事人的神情却有点复杂。

「这…是整人计划吗?」御幸看着泽村问。

「当然是庆生计划啊!」

 

……哪个是真的啊!御幸内心吶喊着。

 

 

Fin


评论(7)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