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认真的家伙我招架不住

 

  

迟到的 @MINATO 的生日贺文

秉持着牛扒的短小风格#笑容越来越猖狂.jpg

 

 

 

午夜时分,泽村荣纯被外头次数频繁的门铃声惊醒。

这个时间有谁会过来?

一分钟后门铃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敲门声,深怕影响左右邻居的他立刻跳下床,奔跑至玄关,随手抄起穿鞋棒,没有猫眼的高级公寓门说出去怕不是被其他人笑。

他挂起里面的锁炼,悄悄地开了个门缝,「是谁呀?」

猛然出现在面前的眼睛害他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一声。

「泽村吗?」

熟悉的嗓音,泽村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个许久不见的高中前辈。

「御幸前辈?你怎么会来这里?」

「突然想到很久没见了。」泽村发现他说话有些含糊,「我可以进去吗?」

「啊?喔,可以啊。」

虽然不解御幸一也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但他还是将锁炼放了下来,然后将门打开。这时他才看见御幸摇摇晃晃的身子,以及手边的啤酒瓶。

怪不得刚刚有酒的味道。

御幸一也面色潮红,不晓得他到底喝了多少,而且是一边喝一边过来的还是在其他地方喝多了才来的。他随便将鞋子一脱,便往屋内走去,只是那脚步相当不稳。

「御幸前辈,你这么晚来这有事吗?」

再度将门锁好,泽村一脸困惑地看着将啤酒瓶放在桌上,在屋内溜搭一圈什么话都没说的御幸一也。

「你房间在这吗?」他指了指门微开,弹簧床还铺着棉被的房间。

「嗯,我刚睡到一半。」

御幸一也笑开了。

他上前拉住泽村的手,后者皱起眉头,话都还没问,就被他拉着走,力气大得无法挣脱。

「御、御幸前辈你放开我…」他即使双手用力也无法摆脱御幸的控制。

泽村被御幸拉进房间,一把甩在床上,还很顺手的将上衣脱了。

他睁大眼睛,完全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访客究竟想做什么。

「前辈你热了是吗?我给你开个空调。」

当他正在找寻冷气遥控器的时候,御幸一脸坏笑地上前。

他抓住泽村的手腕,笑着说,「我的确很热,所以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还在疑惑,他整个人被御幸推倒在床,尽管双手跟双脚怎么踢怎么挣扎,都无法将身上的那个人推开。带着酒味的气息闯进他的嘴唇,充满攻击性的舌头夺去他语言的能力。

泽村眼角带泪,想摆脱禁锢,但他挣脱不了,而且睡衣的扣子正慢慢地解开。御幸冰冷的手指轻抚过他的胸膛,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脸颊。

「御幸前辈不要这样……拜托你…」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压在他身上的御幸冷着脸,几秒后,摀着脸退到一旁。

 

 

泽村见状,好奇地坐起身,「喂,混蛋眼镜你怎么啦?」

御幸坐在床边低下头没有回应,睡衣敞开的泽村伸长脚踹了踹他的背,「你干什么啊?怎么不继续啦?是你说要玩这种强制游戏的耶!」

御幸随即回头,「我只是提议!你怎么那么认真啊!!」

「啊?这样不好吗?」泽村歪头问,「是你拜托我的耶!!!」

交往五年,同居四年的他们,最近好像缺少了点情趣,昨晚吃饭的时候御幸这么提过,然后就随口提了酒后乱性的桥段,一开始泽村很反对也不想配合,不过因为是御幸所以就答应了。

「不行,你这样的表现让我太有罪恶感了,我下不了手。」御幸双手拍着自己的脸,他是喝了点酒但是没醉,现在脸颊的红润不知道是觉得害羞还是被拍红的。

这个家伙怎么那么麻烦啊?泽村无奈地想。

「那我要睡觉了,晚安。」

「欸不行!」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来个甜蜜版的继续下去吧。」

「就你戏多!!!」

泽村朝御幸扔了个枕头。

 

 

 

FIN

 

 

 

评论(12)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