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御幸一也的失踪 DAY1

 


DAY1.矮子御幸

 

 

泽村荣纯将买来的报纸全摊在客厅地上,非常难得地仔细研读,只差没有将放大镜拿出来,确认没有自己想要得到的讯息后,转移目标,手指在电视遥控器上按啊按的,不停转台,只要转到新闻台就会多看几眼,仍然没有他想要的资讯。

他挠挠头,满脸困惑。

他的目光看向厨房的瓦斯炉,有个站在椅子上,硬要翻著比自己还大的锅子和锅铲的家伙,在那边准备两人的午餐。老实说,泽村一直觉得自己还在作梦,说不定这是老天爷惩罚自己跷课睡到中午,然而,就算他把自己的脸颊拍肿了,这个梦依然没有醒来。

「把客厅弄得这么乱干什么?还不快来吃饭?」

语气仍是那么欠扁,他端著蛋包饭轻巧地从椅面跳下,垫著脚想将盘子推至桌面。

泽村一愣一愣的,将报纸全部叠好后,坐在餐桌前,连对方的脸都见不著,完全被桌子给挡住了。他迟疑了会儿,「那个,你应该是御幸前辈吧?」

他看见对方将手里的汤匙拍在桌上,屈膝直接站在椅面,双手插腰,「只不过一年没见,你就把我的脸忘掉了?」

泽村摇摇头,「不,我没忘。」

尽管自己的脑袋不是很精明,但职棒的明星选手他怎么可能忘记,在昨天之前可是每天都在电视以及杂志看见的呢,更何况还是以前学校的前辈。

「那不就好了吗?快吃饭啊。」

「我真的不是在作梦吗?」

「啊?」

「御幸前辈,你现在看起来貌似……不到以前的一半高啊。」

「什么?」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平淡地道:「我觉得一模一样啊。」

这下换泽村傻眼,难不成对方看见的和自己看见的不一样?


事情有点莫名其妙。

平常都准时到校的泽村荣纯,今天难得睡过头,索性跷课不去学校了,直到中午他闻到很香的味道才离开房间,便见到这个缩小版的御幸一也。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揉眼睛然后掐自己的脸,先别说他们已经一年没见了,这个身形也是相当意外。

御幸见到泽村醒来,先是久违但熟悉的嘲讽,接著像没事一样做著午餐,虽然身形变小了,可声音没变,在泽村眼里,御幸就是一个声音成熟的老小孩。

接著他便冲到便利商店买了一堆报纸,试著想在报纸以及电视里头找寻御幸一也的消息,毕竟当今有名的职棒选手突然离开球队或是变成矮子,应该会是个大事件吧?然而一丁点消息都没。

「怎么,你为什么不吃?」

「没事没事,马上吃!」怕御幸多问,泽村赶紧吃著饭。

他敢发誓,这一年来在学校碰到所有艰深的课题,都没有现在这个状况来得困难,这种难以用科学解释的现象,他还是认为自己在作梦。

「这么久不见,你看起来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是吗?」

「嗯,还是一脸傻呼呼的。」

泽村干笑几声,尽管对方变小了,那张嘴还是完全没变。

在这个瞬间,他突然不想将现在的状况当成梦境了,难得的美好跷课日,他为什么还得梦到这个许久未见的前辈不可啊?既然不是梦,那他铁定是被下咒了。

昨天经过那个占卜摊的时候,自己好像曾说过不相信这种邪门的事,唔,不会是讲错话了吧?

「御幸前辈,你不回球队的话,队员和教练不会担心你吗?」虽然赛季还没开始,但这么大一个人突然不见了,还是会紧张的吧?

「球队?泽村你今天怎么怪怪的。」

「啊?我才觉得御幸前辈你怪怪的吧!」

御幸将他短肥的小手臂环在胸口,皱起眉头,「毕业后我就回父亲的工厂帮忙了,没有继续打棒球啊,你不会一年后就忘了吧?」

泽村差点将他嘴里的饭喷出来。

「不是啊,你可是日本职棒的明日之星,我们班上很多女生都是你的粉丝耶!」

御幸跳下椅子,啪搭啪搭地走到泽村脚边,爬上他身旁的椅子,伸出小不知道几号的手,贴著泽村的额际,「嗯,我想你可能是发烧了?要不要休息?」

他接著说,「原来你今天睡到中午是因为生病了啊,是我不对,我不应该笑你的。」

泽村张著嘴一句想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好像有根刺哽在喉头,他脑袋相当混乱,看著御幸的行为表现,他甚至觉得自己才是奇怪的那一方。

他挠挠头,「不然我再去睡一下吧。」

「去吧去吧,碗筷我来收就好。」

走进房间前他回过身,看著御幸忙进忙出的矮小身影,泽村暗自想著,不管怎么样,如果这是一个梦,就让他在睡醒后清醒过来。



TBC



感觉到圈内热度减退,也不晓得这设定有没有人看,就提前当个御幸一也的生日贺文吧,会在他生日前写完的。我的填坑速度很慢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怕就别追了,我也很希望可以专心码字的,除非我老板被我击毙





 
评论(6)
热度(72)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