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泽】落汤鸡也想吃糖

 

活动之前》的后续补完。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活动,仓持监督新生布置食堂,望著每个动作的人员,盯著墙上的时钟,突然想起那个说要出去买糖果的某人好像还没回来,还有那个听见某人出门买糖果发现外面下雨就笃定某人没带伞于是跟著出去的眼镜兄也是。

「啊,你们怎么回事啊?赶快去把衣服换掉。」

听见门外一阵骚动,仓持凑过去看个热闹,然后被那两个拎著伞却淋成落汤鸡的家伙惹笑,「哈哈哈哈,你们的伞是装饰品吗?还是打开才发现破洞啦?」

因为气温变化,让御幸的眼镜蒙上一层薄雾,他拿下眼镜哈口气,指著旁边低下头委屈巴巴的某人无奈地说:「还不是某个家伙说什么不想让新生等太久,硬是要用跑得回来,结果在校门那边滑了一跤。」

泽村抬头想反驳,思考几秒吞了回去,毕竟对方讲得是事实。

「那你呢?不是被他溅起水花泼湿的吧?」

「……你问题真多,我先带他去换衣服吧。」御幸将装有糖果的便利袋朝仓持扔过去,相当自然地拉过泽村的手,「对了,你别把糖果拿出来,他说要自己发。」

捧著还在滴水的便利袋,仓持望著两人逐渐远去的背影,纳闷地与周遭的人对看几眼。他被御幸搞得一头雾水,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会湿成这样,算多问吗?瞇起眼睛,总觉得有什么内幕。


泽村浑身散发热气地走出公用浴室,御幸朝他脸扔一条柔软的干毛巾,「喏,赶紧擦擦,他们活动差不多要开始了。」

「噢。」接过毛巾后,乖乖跟在御幸身后。泽村突然想起方才没听见其他淋浴间传来水声,好奇地问:「御幸前辈你刚刚没有洗澡吗?」

他看不见走在前面的御幸露出什么表情,只听见他淡淡地说,「没事,头发吹干换件衣服就够了。」

「……那个,刚刚很抱歉。」迟疑了很久,他还是开口说道。

御幸转过身来,表情有点微妙,伸手贴住泽村的额际,「你不是真的发烧了吧?」

「什、什么啊!我只是对不小心把你拖下水这件事道歉而已啊!」

「噗。」御幸毫不客气地笑出声,「这种小事你道什么歉?而且错得又不是你。」

「要不是我用跑得就不会踩到石头滑倒了。」

「那就是石头的错了。」

「咦?」

「那、那要不是我拉了你一把,你就不会跟著我一起跌倒了!」语毕,泽村没有马上得到回复,他只得到御幸不明所以的视线,「怎么了吗?」

御幸随即笑开,「没事,那也不是你的错,你没拉我。」

「欸?我没拉你,那你怎么也跟著跌倒了?」

「可能我也踩到那颗石头吧。」


「那个,我说两位,能赶紧进去吗?就等你们了。」仓持站在门口环胸不悦地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年级的一定在等著我发糖果啊!身为前辈的我怎么可以让他们枯等呢!!」尽管仓持和御幸内心都在吐槽应该没有人在等你发糖果,但还是盯著他泽村匆忙地跑进食堂。

御幸吁了口气,正要走进食堂的时候停下脚步,然后打了个喷嚏。

「喂,你站在我旁边打喷嚏是什么意思啊!」仓持不悦地说,「而且你到底是怎么跌的?真的踩到那颗石头了?」

御幸揉揉鼻子,「别偷听我们讲话嘛。」

「谁偷听了,你们自己讲得这么大声!」仓持额际的青筋渐渐浮起。

「好好好,我说我说。」御幸挠头,「泽村没拉我,是我拉他。」

「啥?」

「没听懂啊?这个你要自己参悟。」御幸笑著说,拍拍仓持的肩膀,然后跨开步伐冲进食堂,「笨蛋泽村,记得留颗糖果给你最帅气的前辈啊!」

「欸?但是我发完了。」

「不对吧,你是散糖童子吗?发糖速度这么快?」

「那是当然的,我可是很受欢迎的前辈!」其实很多都是半强迫塞下的,泽村不敢说,不过大家也很配合,不错不错。

「那你嘴里的糖果呢?」

「那是我发之前先塞了自己一颗糖啊。」

「噢,给我。」

「啊?御幸前辈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

御幸还没说完,奥村、浅田、由井等等新生突然凑到他面前,「御幸前辈,我们的糖分你一点吧。」

「……」

「仓持前辈,为什么御幸前辈的脸色突然变这么差?」

「你别问。」





Fin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