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好久不見

 

  私設短篇,未來捏造,@MINATO 的梗


▪▪▪▪▪▪▪▪▪

「這是您點的煎餃。」

「謝了,大叔。」

 

倉持停下手邊的筷子,一臉無奈地看向坐在對面大吃特吃的傢伙。

「我說……你在生什麼氣?」他開口問道。

澤村抄起那盤疊在眾多盤子最上層的煎餃,將塞滿嘴的玉子燒吞下後,不解地問:「倉持前輩你在說什麼啊?我哪有生氣。」接著將煎餃塞進嘴裡,碎念,「又不是愛生氣的倉持前輩。」

倉持忍住想掐他的衝動,深怕動手會害澤村噎死,他喝了一口湯,說道:「別再吃了,待會你肚皮要是撐破我可不幫你打電話叫救護車啊。」

嘴裡塞滿東西的澤村只能用鼻子用力地吐氣。

「你這種吃法,我上次見過,就是御幸和女主播鬧緋聞的時候吧。」

聞言,澤村咀嚼的速度緩了下來。

「說吧。」

迎上澤村疑惑地表情,倉持嘆口氣,「御幸又哪邊惹你生氣了?」

喝了一口冰水,澤村想了想,語氣略帶委屈,「還是倉持前輩懂得察言觀色,不像那愚蠢的木頭混蛋池面眼鏡,只不過是棒球打得厲害一點就跩個二五八萬的,明明我們……」

「停。」倉持打斷他的話,「你前綴太多了,講重點,你應該不想在店裡挨揍吧?」

「他明天要回來了。」

等了幾秒,確認澤村沒有補充多說什麼後,倉持尾音上揚,說:「那不是很好嗎?他去美聯後我也很久沒見到他,記得有一年了?」

「是兩年,倉持前輩。」他有點委屈地說,「我跟那混蛋眼鏡已經兩年沒見了,他居然不讓我去機場接他回家!你說過不過分?過不過分!!」

「……」他愣了愣,「然後呢?」

「什麼然後?」

「讓你氣到暴飲暴食的原因,就是御幸不讓你去機場接他?」

看著澤村不可思議地表情,倉持噗一聲笑出來,「看來你比想像中的還要喜歡御幸啊。」

「什、什麼!」聽見倉持的話,不知道為什麼澤村覺得有點害臊,「總之,我跟他在Line吵了一架,想想還是很生氣,所以就找倉持前輩出來吃飯了。放心,今天吃的錢全部都是從那傢伙的存摺裡拿的。」

「你有跟他說你想要去接他嗎?」他問。

「說了。」

「咦?」以前關於御幸的事情他總是特別糾結,這次卻意外的坦率,倉持有點訝異。

澤村噘著嘴,一張臉氣鼓鼓地,「我好不容易厚著臉皮說想要去接他,但他卻不解風情!」

「是不是怕你有什麼麻煩?畢竟他也是個公眾人物。」

「噢……」看來是有想到這個層面?

「御幸前輩說他這次是秘密回來的。」

「那鐵定是怕你嗓門太大,害他的行程曝光吧。」倉持拿出手機查看對話記錄,和御幸聊天已經是兩天前了,這段期間對方都沒有提到會回日本的事,看來是只有澤村知道的秘密行程。

「其實我想過,會不會是御幸前輩怕我認不出他?畢竟兩年不見,他可能變胖了。」

倉持瞪了澤村一眼,「電視轉播都看得到他好嗎?變胖的可能是你吧。」

「咦?」澤村站起身,開始審視自己,「有嗎?」

勾起嘴角,倉持壞笑,「你跟御幸說你懷了說不定他都信。」

「懷了?我…!」想了幾秒反應過來的澤村激動地站起想要大聲反駁,見到倉持凜冽地目光瞬間慫了,安分地坐下來,「反正,我氣飽了,不想管那個眼鏡了。」

無言地看著滿桌的餐盤,這最好是氣飽的?擺明是吃飽的。

放在口袋的手機傳來震動,倉持見到熟悉的名字,趕忙點開。

『你有看見澤村嗎?他不回我訊息。』

『有,在我對面。』

『……所以,你知道我要回日本了吧?』

『當然,他氣得快要把這間店吃了。』

『唉。你讓他看一下訊息吧,我把班機資訊貼給他了。』

『他說他不想管你了。』

『那是他的事,我管他就行。再麻煩你轉告了。』

這麼正經的內容看得他渾身起雞皮疙瘩,將手機擱在一旁,托著臉頰說:「御幸讓你看一下訊息,他說他把班機資訊傳給你了,去接機的時候記得別遲到。」

「哼,誰管那個眼鏡什麼時候回來啊。」

說完便將手機拿出來,目光死盯著螢幕不放,倉持輕笑一聲,都不曉得這兩個傢伙是在演哪齣戲。

「倉持前輩,御幸前輩說我可以去找他,那我能像日劇一樣舉牌子寫歡迎御幸一也回國吧?」

原本還在感嘆的倉持聞言瞬間僵住,趕忙說道:「千萬別,拜託別,我代替御幸感謝你。」

將手邊微涼的拉麵吃完,他看著澤村喜孜孜地模樣,不免感嘆,從以前到現在,御幸這傢伙的一舉一動都能影響澤村的情緒啊,也難怪他們可以走得這麼久。

「對了,倉持前輩。」

他抬頭看見澤村略顯緊張的眼神。

「我看起來……真的胖嗎?」

 

 

 

 

司機害怕地握緊方向盤,身後乘客傳來的咆哮讓他感到畏懼。

澤村不停拍著自己的雙頰,怎麼就跟倉持前輩說得一樣睡過頭了呢?因為擔心自己是不是真的胖了,在睡前繞著客廳跑了好幾圈,還坐了仰臥起坐跟伏地挺身,然後就是光榮地睡昏過去。

『班機準時出發,晚點見。』

慌亂的起床看見御幸發來的最後一則訊息,手機就光榮的沒電了,趕車之餘隨手抓起的行動電源也僅能提供不到2%的電量。今天怎麼那麼衰,是因為那個混蛋眼鏡要回來的關係嗎?

到達機場後急急忙忙下車,司機找的零錢也不拿了。

他跑到機場大廳,盯著牆邊的電子鐘,班機已經在三十分鐘前到達。

「怎麼辦,御幸前輩是不是先搭車回去了?」

在空調偏低的大廳他仍跑得滿頭大汗。

不管了,再找五分鐘吧,找不到他就回去了,頂多是被御幸前輩念個幾句。

才剛跑過一個柱子,他的連帽衫不曉得勾到什麼,整個人重心不穩向後倒,卻穩穩地落進一個溫暖的懷抱。往後仰頭,戴著墨鏡的壞笑倒映在他眼眸裡。

「……」他站穩後,張著嘴不曉得該說什麼。

「五分鐘前我就看你從前面跑過了,但來不及抓住你,又不太方便出聲。」

「我、我…」

「怎麼?這麼久不見,連句我很想你都不會說了?」

澤村什麼都沒說,一個火箭衝刺撞到御幸的懷裡。兩年沒見,御幸跟電視上看起來沒差多少,唯一的區別就是曬黑了,然後長高了,以前他們明明沒差多少的。

「雖然我很想繼續,但……是不是該換個地方?」周圍投射過來的好奇視線,讓他覺得有點尷尬。

他們牽著手緩緩離開機場。

「御幸前輩,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對了,澤村。」

「嗯?」

「你是不是變胖了?」

「……」

 

 

 

Fin


评论(6)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