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不准低頭!

 

澤村現在很不高興,要說多不高興呢?就是想把走在身邊的那個池面眼鏡臉朝下按在地板磨的那種憤怒。

 

自從在棒球部公開他們正在交往後,原本非常低調、低調地怕被其他人發現的澤村同學就像無後顧之憂般,即使仍會不好意思,但對御幸在公開場合稍微親暱的舉動已經不會有過大的反應(例如我的頭貼那樣)

而他們在上個星期就說好這個週末假期要一起去地下街逛逛,還是御幸提出來的邀請,但他現在卻──應該說自從上了電車後,就一直低著頭看手機。

澤村怕他撞到人或是跌倒,總會抓著他的手臂替他引導方向。

是把我當成導盲犬了嗎?這個混蛋眼鏡!!!

 

「御幸前輩,既然都出來逛街了,幹嘛一直低著頭啊!」

「剛好有比賽,是我喜歡的球員。」

 

若現在他們人在宿舍,澤村鐵定是鑽到御幸懷裡……呸,不是!

是窩在他旁邊兩個人一起看比賽。

但他們現在是在外頭……更別說這是約會!約會!約會!

唔,應該算是約會吧?突然有點心虛。

 

「喜歡的球員……呿。」

澤村小聲地抱怨,臉撇向另一側,那你去跟那個球員交往就好了嘛。

御幸的眼睛偷偷往澤村瞄去,忍住不笑。

比賽已經快要結束了,再過兩個打席就是自己喜歡的那個球員,本來就打算看完他的打席就把手機收起來的,誰知道雙方僵持不下。

意外讓他看見澤村疑似吃醋的舉動,真是有趣。

「再過五到十分鐘吧,快要結束了。」

「哼,那比賽結果會影響今天你跟我出來的心情嗎?」

「當然不會,有笨蛋跟在身邊當然是每分鐘都很愉快的。」

「真的?」澤村雙眼一亮,停頓了會,「不對,我怎麼覺得你在偷罵我。」

「我怎麼會罵你呢……」要也是明目張膽的吧?

 

在前往地下街的途中,他們還是有在對話,只是御幸的目光仍在手機上,偶爾會看著澤村。接著,他發現兩人的手神不知鬼不覺的牽在了一塊兒。

從沒見過澤村主動,他好奇地看過去。

「我這是怕你走丟才牽的。」

「好好好。」

 

幾分鐘後,澤村突然想上廁所,御幸坐在廁所外面的椅子等他。

終於輪到他關注的那個球員的打席了,前面不是三壘安打就是全壘打,希望這次的打席也有精彩的表現。他的目光鎖定在螢幕上頭,專注程度連四周吵雜的嬉鬧彷彿靜止般。

「喂,御幸一也!」

他聽見澤村的叫喚聲,下意識地抬頭,對方的臉突然湊了過來,鼻尖相貼,感覺到嘴唇傳來的柔軟。

「嘿嘿!叫你低頭!有沒有嚇到啊!」

御幸愣地手機差點掉地板,趕緊將注意力挪回螢幕,只有對方上二壘的畫面。

完、全、錯、過!

他吁了口氣,將手機收到口袋。

御幸站了起來,抓起澤村的手,「嚇到了嚇到了,算我輸,我們趕緊逛吧。」

「欸?好。」

使壞的當事人反而一頭霧水。

 

 

 

Fin

 

今天搭車突然想到的短篇。

上班又摸魚了我。

评论(3)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