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別人家的爸爸

 

  AU/私設/有娃/保育園

  上班摸了個魚,好大的虎紋鯊魚

  

  

「和也,別緊張,老師會照顧你的。」

 

明亮乾淨的保育園,幾個小朋友站在門邊好奇地望著不遠處發生的狀況。

不管年輕貌美的老師們再怎麼用玩具和糖果利誘,年僅三歲的和也小朋友仍死拽著青年的褲腳不放,說什麼都不肯踏進保育園的大門,彷彿這裡是個可怕的地方,只要走進去就出不來了。

 

「不要……」

只要老師一靠近,他就躲到青年的小腿後頭,眼角帶淚死命晃著腦袋,稍微不合的眼鏡差點滑落,他鬆開褲腳趕緊護住眼鏡。

「和也,你要是這麼任性,忙著工作的爸爸會生氣,然後就不回家囉!」

「不、不要…」掉眼淚的頻率更快了,「不要爸爸不回家。」

青年嘆口氣,蹲下身子,輕拍他的頭,微笑道:「和也,晚上我打電話讓爸爸來接你好不好?只要你乖乖聽話。」

偏頭想了想,名喚和也的小朋友緩緩點頭,「想見到爸爸。」

「好,那你跟老師進去吧,晚上準備你喜歡吃的。」

「嗯!」

保育園老師對他招手,他噘嘴小步地往前,老師伸出食指讓他牽著,雖然他每走三步就要回頭看一眼朝他揮手的青年,但總算是成功帶進教室了。

青年見狀,像是卸下什麼重擔,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總算可以去打工了。」

其他老師聞言,紛紛笑了出來,「你這個哥哥當得真稱職呢,晚上爸爸來的時候我們會幫你美言幾句的。」

「欸?」青年尷尬地撓頭,「那個……」

「怎麼了嗎?」

「其實他爸爸工作很忙,今天也不一定會回來。」

老師愣了幾秒,眉頭微微皺起,語氣上揚地說:「這樣可不行呢,澤村哥哥,小朋友是很敏感的,不能隨便對他們說謊,不然以後他就不相信你了。」

聞言,知道自己幹了傻事的青年不斷地撓頭,原本鬆懈的心情又緊繃起來,說話的藝術不管學了幾年都沒什麼長進啊啊啊啊啊──

「謝謝老師,我知道了。」青年吁了口氣,帶著笑容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讓他爸爸過來的。」

「好的。」

 

 

轉身離開保育園大門,青年趕忙掏出手機,在電話接通前不停的在門前踱步,若不是沒人經過,怕不是被當成什麼想要誘拐兒童的可疑人物。

『喂?澤村,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那個……」停頓幾秒,「御幸前輩,我把和也送到保育園了。」

『嗯,辛苦你了。』

在他說完之後有了十秒的空白,沒等對方開口,他果斷地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別想隱瞞,話這麼少可不像你。』

「嘿嘿……」心虛地笑聲,「御幸前輩你今天晚上有辦法來一趟保育園嗎?」

『今晚?我明天有比賽呢。』

「說的也是啊。」語氣有點失落,不過這是意料中的答覆,「因為和也說什麼都不肯進去,我就把你端出來用了,說他要是乖乖的,你今天會來接他。」

『……』

對方難得的沉默,讓澤村有點心慌,「沒辦法也沒關係,我只是聽到老師說不能對小朋友說謊,怕和也以後要是學壞就是我害的了。」

『太晚沒辦法,不過提早三十分鐘去接的話應該可以。』

「咦?」

『教練在叫我了,晚上見。』

「御幸前輩,真的不用勉強的。」

『笨蛋,都這種時候了還在跟我客氣?』

「我……」

『幾個月沒見到你了,除了和也,我也想見你啊。』

 

嘟嘟嘟嘟嘟───

莫名其妙被掛了電話,但他心情卻意外的好。

「一也,教練說你再不過去他就不讓你先發了啊!」

「馬上就去了啊,讓他別這麼急性子嘛,都年紀一大把了。」

「喂,這話你自己去說啊。」

 

「和也的哥哥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呀?怎麼蹲在門口呢?」看著保育園四周的監視器畫面,其中一個老師納悶地問道。

 

 

 

 

獨自坐在角落澤村和也緊握手中的蠟筆,噘嘴看著旁邊玩開的小朋友們,他盯著桌上空白的畫紙,不曉得現在的自己該做什麼,他只希望趕緊晚上,然後許久不見的爸爸可以帶他回家。

「不畫圖嗎?」

抬起頭,一個粉色頭髮的女孩子面帶微笑地看著他。

"她"將自己手中的圖畫紙攤在桌上,雖然是個靈魂畫師,但還是可以看出畫的是三個人,兩個跟"她"一樣粉色的頭,還有一個有點褐又有點綠。

「這個是拔拔,這個是拔拔的弟弟,這個是笑聲很奇怪的叔叔。」

說完,"她"又在拔拔的身上加了耳朵和尾巴。

「冬介,你來找和也玩呀?」老師緩緩走了過來。

「嗯,因為我看都沒有人陪他玩。」

「和也,如果不曉得做什麼,可以和冬介一樣畫自己喜歡的人呀。」

「老師!我才沒有喜歡奇怪的叔叔!」

「哈哈哈,老師知道、知道。」

喜歡的人?他開始腦內模擬。

「不然你可以畫爸爸跟哥哥呀,晚上他們來的看見圖會很高興的。」

迎上和也困惑地表情,老師有點不解,但沒有多加理會。

「我叫小湊冬介,你呢你呢?」

「……澤村、和也。」

「你的眼鏡是真的嗎?可以借我帶嗎?」

「冬介,不要鬧和也,讓他先把圖畫一畫。」

不理會小湊冬介氣鼓鼓的模樣,他拿起咖啡色的蠟筆在畫紙上畫了兩個圓圈,兩個髮型差不多的人物,一個老師看出是將他送來的哥哥,另一個頭髮稍長有戴眼鏡的應該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爸爸了吧?

每畫一筆,澤村和也臉上的表情漸漸多了,甚至是帶著一丁點的微笑。小孩子藏不住情緒的,老師就當他這是期待與父親見面的表現。

「和也,你畫了什麼呀?」

他的手指抵在兩張臉的中間,微笑地說:「爸爸。」

「是哥哥和爸爸對吧?」

「……」

「是爸爸。」

老師多瞧了兩眼,真沒看出兩個長得一模一樣,難不成是短髮版跟長髮版?

 

 

之後的幾小時,雖然他反應比較慢、不太愛說話,但在老師的努力和其他小朋友的熱情下,他不再扳著一張臉,至少懂得怎麼笑,也交了幾個朋友,像那個堅持自己是他第一個朋友的小湊冬介。

下午四點半,坐在櫃檯的老師又發現監視器裡出現熟悉的身影。

「和也的哥哥又在門口徘徊了。」

「咦?」

幾個老師湊到螢幕前,看著他來回踱步的模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說道:「我們要不要直接出去問他想做什麼啊?」

「應該是打工結束要來接和也回去了?」

「那怎麼不直接進來呢?」

「是說,今天不是和也的爸爸要來接他嗎?」

一直盯著螢幕不說話的雙馬尾老師皺起眉頭,「他每隔一段時間就在看手機跟張望四周,感覺像在等人?是不是在等爸爸?」

「啊,好像有人來了。」

四雙眼睛同時瞇起,並往前朝螢幕湊了過去。

「你們……不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嗎?」

「果然不是只有我這麼覺得。」

「啊,他們抱一起了。」雙馬尾老師平靜地道。

 

 

「和也,你哥哥和爸爸來接你囉。」

聞言,他抬起頭,瞬間扔下手裡的玩具,澤村和也不顧旁人的眼光直接往御幸一也的懷裡撲過去,一邊哭喊著:「爸爸───!!!」

穩穩接住撲過來的小包子,御幸不顧自己滿頭大汗,直接將他托了起來,對著他笑道:「和也,一個正中的好球。」

「是電視上的人!!!」

「和也你的爸爸好帥喔!!!」

「真的真的!小雪想嫁給和也的爸爸!!!」

「好詐喔!小舞也要!」

 

「爸爸!爸爸!和也想念爸爸!」

御幸在他的臉頰啾了一下,「爸爸也很想念和也呀。」

「抱歉,因為他晚點還有事,所以我們就提早來接和也了。」澤村撓撓臉頰,表情有些為難,雖然有預想現在這個場景,但沒想到如此暴動。老師們不曉得什麼時候拿出本子和筆,一副想要討簽名的模樣,說得也是,堂堂職棒選手出現在保育園裡,這麼好的機會怎能錯過。

「沒想到和也的爸爸居然是御幸選手……」

「那個姓氏…」

「啊,姓氏是我的,不好意思一直沒有介紹,我叫澤村榮純。」

「所以是哥哥的孩子嗎?但他叫御幸爸爸……」

澤村面有難色,這是問太多了吧。

「是我們的孩子。」御幸笑著說道:「還請各位老師保密哦。」

「好、好的!」臉紅。

 

 

 

 

「這麼久不見,和也變重了呀。」

幸好街道上的人不多,不然看見職棒選手抱了個娃,分分鐘上頭條。

「御幸前輩,把和也給我抱吧,讓別人看見多不好。」

「嗯……和也,讓爹爹抱抱?」

「不要,我要讓爸爸抱。」

澤村哼了一聲,氣鼓鼓將頭扭向另一邊,「憑什麼他只黏著你呀……」

「你是吃我的醋還是吃和也的醋啊?」

「都沒有啦!!!!」

御幸左手托著和也,右手拉過澤村,「不管怎麼樣,你這輩子都只能吃Kazuya的醋了啊。」

 

 

 

遠方的教練,「那個,你們誰看到御幸了?」

 

 

 

Fin

 

 

一也跟和也的發音都叫Kazuya

孩子是領養來的

其實只是上班突然想摸個魚……(看著慘澹的工作進度)


评论(4)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