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當局者迷 旁觀者瞎

 

 感覺全跑,復健失敗……

 私設,就…隨意看看吧(倒一旁)


  ▼


放學後的練習時間。

跑完最後一圈操場,御幸一也緩緩步伐,接過經理人遞來的毛巾,一邊擦汗一邊看著遠方那幾個不僅沒停止練習還帶著輪胎好朋友奔跑的身影,他只能乾笑,麻煩的後輩真是不減反增。御幸只讓他們多跑一圈,然後就上前逮人了。

「你這個前輩別老是帶頭做這種事。」

輪胎還像呼拉圈般卡在澤村的腰際,他瞪大眼睛張望四周,看向一年級新生又看向降谷,後者別過臉假裝沒看見。澤村指著自己,問道:「御幸前輩,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這裡除了你以外還有誰是前輩?」

澤村再度回頭,降谷已經不曉得溜去哪裡了。

御幸的口氣也沒多差,但一年級新生沒等澤村回應,放下輪胎打聲招呼就跑了,雖然某狼崽是被其他人架走的。

澤村噘著嘴,看起來有點不高興,「御幸前輩你偏心呀,怎麼就罵我一個。」

御幸笑著伸出手,彈了澤村的額頭,「已經和你說過別做多餘的事了。」

被彈之後下意識摀住額頭,輪胎君直接落至地面,沒想到對方沒打算放過他,繼續捏了他的臉頰,接著說:「況且,要不是這樣,我該怎麼和你獨處?」

澤村拍掉御幸的手,揉著自己的臉,「旁邊明明就超多人!」

他看了看四周,大部分都是社團活動結束準備離開的學生,而且距離很遠,根本看不清站在操場中央的兩個棒球部部員在做什麼。

「嘴唇,怎麼回事?」御幸問道。

「噢。」

澤村輕撫有些乾燥的嘴唇,「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了,有點乾。」

「都脫皮了不是嗎?」御幸眉頭微皺。

「沒關係嘛。」

澤村想要將皮撕掉,馬上被御幸抓住手腕。

「別撕,會流血。」

「御幸前輩,你幹嘛這麼緊張,就只是嘴唇乾而已。」澤村伸出舌頭舔舔上唇,燦爛一笑,「你看,這樣就不會乾了吧!」

沒想到御幸直接扣住他的下巴,手指施力讓他的嘴呈現0字型。

「嘴唇脫皮不准撕不准用口水舔,你有沒有常識呀?」

「好嘛好嘛,放開我。」

御幸鬆開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舔嘴唇只是當下可以緩解,口水蒸發後會更乾燥,你有聽懂嗎?」

澤村嘟起嘴唇朝御幸做鬼臉,「我又不是女生,不用這麼講究啦!」

「欸,你這笨蛋沒聽懂啊,嘴唇乾的話……」

御幸話還沒說完,澤村閉著眼睛往他湊了過來,雖然很軟但是很乾燥。

氣氛凝結幾秒,澤村自顧自地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御幸前輩!是不是感覺沒什麼差別呀?我就說只是嘴唇乾而已,你根本不用在意呀,啊肚子餓了我要先去吃飯啦!」

「喂,澤村……」

他回過神來,喊了幾聲,但澤村並沒有理他。望著澤村逐漸遠去的背影,他感覺雙頰發熱,澤村這出乎意料之外的舉動真是讓他不曉得該做什麼反應。

背對御幸的始作俑者很努力穩住情緒,他必須慢慢走,這樣才能顯得冷靜,不然他鐵定落荒而逃,儘管他覺得自己的臉已經燙得可以煮蛋了。

為什麼他會突然湊上去?啊啊啊啊啊,是不是天氣太熱腦衝了啊?

 

 

 

以往都能快速吃完三碗飯還找後輩嘻嘻哈哈的澤村同學,現在連第一碗飯都還沒吃完,停下手中的筷子,他一直盯著坐在對面的倉持的……嘴唇。

沒多久,倉持終於忍受不住,啪地一聲站起來,大吼道:「笨蛋澤村,我臉上到底有什麼讓你一直盯著我看?這嚴重影響我的食慾你知道嗎?」

「啊?我有一直盯著倉持前輩嗎?」

倉持的聲音造成不小的騷動,新生們以為澤村惹倉持生氣了,而前輩們早就對這個情況習以為常,並沒有什麼驚訝的表現。御幸往他們的方向看了一眼,輕笑一聲便走出食堂。

看見御幸走出去後,澤村嘆了一口氣,猶豫幾秒他開口說道:「倉持前輩,我好像……有一個小小的煩惱……」

他沒有刻意壓低音量,包括倉持在內的二年級、三年級部員停下吃飯的動作,紛紛站了起來,臉上全是驚恐的表情,小湊春市直接將手掌覆在他的額際,降谷則是握住他的手腕。

「倉持前輩,沒有發燒。」

「脈搏正常。」

「喂!!!你們幹什麼呀!!!!」

 

 

澤村支支吾吾老半天,然後在眾目睽睽下,說出嘴唇乾燥的事,並問要怎麼改善比較好。聞言,大部分的人就像洩氣般的皮球,因為他們以為能聽見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一年級新生倒是在旁邊窸窣了幾句。

倉持朝他的屁股踢了一腳,隨著他的哀嚎,倉持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這煩惱是很小,但講到這件事情的澤村為什麼要面紅耳赤?

 

「這個滿好用的,你可以試試。」

盯著手裡全新未拆的護唇膏,澤村愣了愣,「噢,謝謝你呀,降谷。」

「不過你那裡居然有新的。」

「應該在北海道用習慣了吧?」

降谷點點頭。

「榮純君,要改掉用舌頭舔嘴唇的習慣哦,不然會越來越乾的。」

「嗯,我知道,這個御……」澤村僵在原地,嘴角擠出笑容,「沒、沒事,那我先回五號室了!」

倉持與小湊停頓了幾秒,互看一眼,然後微笑。

降谷歪頭,滿臉問號。

 

 

隔天,澤村馬上用了降谷給他的護唇膏,並且一直忍著將它舔掉的衝動。因為這個護唇膏有特別的味道,很香,有種很好吃的感覺。

他不斷動著嘴唇,在旁人眼中就像做鬼臉。

一根粉筆敲在他額頭,語文老師冒著青筋要他到走廊罰站。

食指側面抵著下唇,塗過護唇膏的嘴唇,似乎有點黏性,然後他想起昨天在操場的事情,忍不住抱頭蹲下,他該怎麼面對御幸啊啊啊……

 

 

 

倉持雙手環胸看著遠方刻意迴避御幸視線的澤村,直覺告訴他,不對勁。昨天練習時間結束後他就先走了,不知道後來發生了什麼事。這麼想的時候,御幸滿臉笑容的走了過來,他將手裡的資料交給自己,說道:「再過五分鐘就可以集合解散了,然後,麻煩你幫我拿去監督室。」

接過資料夾,倉持瞇起眼睛,「那你要做什麼?」

「哦,我有點事情要處理。」

御幸把澤村叫了過來,後者的動作略顯僵硬。

一年級新生見到御幸和澤村逐漸遠去的背影,再度小聲討論。

被瞞著的感覺很不好,倉持心想。

「那個…倉持前輩……」

往旁看去,幾名一年級生面有難色地開口,「我們有事情想和你說。」

「噢?」

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後一個新生鼓起勇氣說道:「我們好像知道澤村前輩昨天說的煩惱是什麼事了。」

他們的話讓倉持眼睛一亮,說道:「我就知道絕對不只是嘴乾這麼簡單。」

「其實我們昨天有看見……」

「嗯?」

「我們看見澤村前輩和御幸前輩在操場……那個…kiss…」

「嗯,然後呢?」

前輩的反應好像不在預料中,新生們互看彼此,接著說:「所以我們在想,那個……澤村前輩和御幸前輩是不是在交往呢?」

「是呀。」

「欸?」

倉持眉頭微皺,平靜地說道:「他們兩個交往應該不是什麼祕密了吧?雖然沒有公開,我只是想知道他們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澤村才有那種反應。」

「欸欸欸欸?」無法消化倉持說的話,一年級新生暈頭轉向。

「所以澤村前輩親御幸前輩的事情,倉持前輩早就知道了?」

「等等,你說什麼?」

「我說倉持前輩早就知道了?」

「不,前面那句。」

「澤村前輩親御幸前輩的事情?」

噗哧一聲,倉持仰天大笑,「原來是這樣,好啊,這下好玩了。」

「咦?」

 

 

 

「你今天的嘴唇看起來很水嫩啊。」

「御幸前輩,那個……昨天我…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你難得這麼主動,我很高興呀。」

「那……」

「嗯?」

「那…如果沒別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膝蓋微蹲,澤村打算低頭繞過壁咚的手臂鑽出去,沒想到肩膀卻被對方壓著,舔嘴唇的感覺和昨天相去不遠,只是那舌頭並不是自己的。

嘴唇被舔了幾下,舌頭鑽進縫隙之中,撬開他緊閉的雙唇。

最後受不了將對方推開,澤村用力地喘氣。

御幸舔著自己的嘴唇,淡笑,「是牛奶口味的呀。」

 

 

 

Fin


旁觀者~~被~閃瞎~ 

感謝金魚送給我的護唇膏~~我嘴唇超乾的(ㄍˋ


 
评论(5)
热度(143)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