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掀裙子的都是變態

 

※週定題:角色扮演/女裝注意

※摸魚產物,很短很短,有bug見諒

 

 

 

文化祭將至,沒有此類經驗的一年級新生在練習結束時窩在食堂大聊特聊,每個人臉上難掩興奮,彼此分享著班級會議的點點滴滴,以及這次文化祭要準備什麼活動,大部分的還是以咖啡廳為主,當然有些是籌劃鬼屋。

「吃飯吃飯啦!」

自主練習結束的二、三年級前輩剛好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見新生圍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麼,愛熱鬧的澤村榮純理所當然地黏過去,「喲,你們在聊什麼?練習碰到困難了?不用客氣,我來聽你們訴苦!因為我是──前輩!」

奧村瞄了眼站在澤村身後的御幸,迅速地別過臉。

旁邊的倉持手肘撞了撞,「看來你常態性被後輩討厭啊。」

御幸乾笑,說道:「無所謂啊,喜歡的喜歡就行了。」

「澤村前輩,我們在聊文化祭的事情。」淺田禮貌性地回應,澤村睜大眼睛一副快哭的模樣,果然住在五號室的都是好人。

「又到這個時候啦,時間過得真快。」

「明明就去年的事情你這副老頭子的感慨是怎麼回事啊?」御幸吐槽了句。

「囉嗦呀混蛋眼鏡!別忘記你去年的糗樣!」澤村不服輸地回嗆。

旁邊的一年級們聽得一頭霧水,似乎聽見關鍵字,奧村對這事燃起興趣,坐在他身旁的拓馬開口問,「前輩去年的文化祭都準備了什麼?」

「噢!我們是鬼屋喔!對吧!」澤村看向金丸。

「還說呢,一想到就頭痛,因為你不僅沒幫忙還添亂。」金丸忍不住抱怨,澤村咦了一聲,他接著道:「他嗓門太大了,把客人嚇得差點暈倒,小朋友們還一直哭,雖然效果拔群,但班長還是讓他出去閒晃了。」

澤村漲紅臉,「鬼、鬼屋本來就是要嚇人啊!對吧!」

一年級新生們僵硬地點頭。

看來去年的鬼屋不僅會被嚇破膽,連耳膜都有可能破掉呢。

「那御幸前輩呢?」拓馬接著問。

御幸跟倉持互看一眼,雙手環胸沒有接話。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女僕咖啡廳喔!!!!!」

沒等他們回覆,澤村仰天大笑,立刻被倉持踹飛,御幸撐著額頭嘆氣。

「感覺很有趣呢,有沒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

「噢,當然有,就是……」澤村話說一半,像是想到什麼身子突然一僵,感覺眾人投射過來的視線,尷尬地撓撓臉頰,用力地呼口氣,「去年的事情有什麼好說的呢,趕緊吃飯吧!」

每個人頭上都頂著問號,那個反應擺明記得很清楚呀。

奧村站了起來,移動到澤村面前,「澤村前輩,希望你可以把話說清楚。」

「小、小狼崽你這麼在意幹什麼!人要向前看的!」

「啊!說起來,去年的文化祭我有聽過御幸前輩碰到變態的傳聞!」

金丸突然開口,澤村身子一顫,咬牙切齒地說:「那個混蛋眼鏡還會碰到變態嗎?他明明就是最變態的那個!!」

迎上御幸難以言喻的笑容,一年級新生真是一顆心懸在那兒。這種好像有八卦可以聽但又聽一半、一篇小說作者死都不填坑一樣!唔啊,難受啊!

「我可以給你們看照片哦。」御幸微笑地說。

「拜託別。」倉持立刻阻止。

 

 

 

 

 

被鬼屋請出去的澤村在走廊閒晃時,正巧碰到來逛文化祭的前輩們。增子前輩、結城隊長都來了,當他走近才發現亮前輩跟純前輩也在,只是被增子前輩擋住了。

「這不是澤村嘛,你要去哪裡啊?」

「噢噢噢前輩們看起來很有精神啊!!」澤村畢恭畢敬,「在下我還不曉得該去哪裡,只好在附近閒晃!」

純上前勾住他的肩,「聽說御幸他們班搞女僕咖啡廳呢,要去看看嗎?說不定有可愛的女孩子可以看哦!」

「可愛的女、女孩子……」老實說,還真是沒什麼興趣。不過也不知道該去哪,而且還有前輩們的邀請,那就去湊熱鬧好了,「沒問題的,前輩!」

一群人風塵僕僕地往御幸與倉持的班級走去,一路引來不少人的視線,光是增子的噸位就已經很惹眼了。教室外頭佈置的相當少女,兩個可愛的女孩子站在外頭舉著牌子宣傳,看起來很不錯,但從裡面走出來的男生臉色都不太好。

「這個裙子的長度……」結城托著下顎觀察,被純往旁邊推,「那種小事就不用在意了,趕緊進去吧。」

「咕嘎。」增子站在大門口寸步難行。

「欸──增子,你說我從後面踹你一腳好嗎?」小湊亮介擺手微笑。

費盡千辛萬苦他們總算進到教室裡,與外面的畫風完全不同,待在教室裡的女僕全部都是男生,有高有瘦有肥有壯,但整體來說不太美觀。

「歡迎光臨!」倉持拿著菜單往門邊看,笑容瞬間僵掉。

御幸乾笑一聲,往後退了好幾步。

純前輩不顧形象地大笑起來,小湊亮介站在倉持面前,笑著說:「呀,這不是挺可愛的嘛,很適合你啊,洋一。」

「亮前輩你就別取笑我了!」

「這個裙子的長度……」結城隊長又在認真地打量。

「幾位客人,請你們坐在這邊哦。」

比起倉持的尷尬,御幸顯得比較自然,反正再怎麼糗的狀況他都遇過,直到他看見站在最後的澤村,表情突然有點僵硬,「你怎麼有空來這裡玩啊?」

「我被趕出來了,御幸前輩!然後剛好碰到前輩他們,所以……」

看澤村的反應相當平常,他接著說,「被趕出來的理由一定是嗓門太大了。」

「少囉嗦!鬼屋本來就應該要嚇人的嘛!」

他們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只要沒其他客人招呼,倉持和御幸都會走過去閒聊幾句。倉持的黑絲老是被前輩們吐槽,更別說御幸白花花的腿了,應該是連毛都剃了,此時御幸才注意到澤村一直盯著他看。

「御幸前輩,你喜歡穿裙子嗎?連腿毛都剃了。」

正在喝飲料的純跟增子差點噴出來,「澤村你問那什麼問題啊!」

「沒有呀我只是很好奇嘛!」

「既然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啊,對吧?」

聽御幸這麼說,澤村突然覺得眼前的前輩好像有點帥。

「啊,不過還是四角褲就是了。」語畢,御幸在澤村面前將裙子掀起,露出他平時常穿的四角內褲。

「啊啊啊啊啊!!!!!!!!!!!!!!」澤村被嚇得突然大叫,往後退了幾步被椅子絆倒整個人摔在地上。

澤村的嗓門立刻引來旁人的注意,御幸上前扶起,故作嬌羞地說,「真是的,客人,不要掀人家的裙子嘛。」

呆站原地,澤村死命搖頭、不停搖頭,他沒有沒有沒有!

前輩們看著滿臉通紅的澤村以及笑得奸詐的御幸,無奈地搖搖頭。

「感覺挺好玩的嘛。」小湊亮介笑著說,他看著退了不知道幾步的倉持,「欸?你在緊張什麼呢?」

文化祭結束後的幾天,流傳著御幸一也穿著女僕裝碰到變態掀裙子的傳聞,不過每當問起兇手是誰,卻沒有人知道。

 

 

 

「澤村,聽說今年文化祭你們班也要弄咖啡廳啊,有特殊的衣服嗎?」

「沒有!!只是一般的咖啡廳!!!!」

 

 


FIN

 

感謝尾草太太提供資訊給我摸魚。

 


评论(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