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辦公室戀情如果不是男男還有什麼看頭

 

◆《Office Lover》設定的日常番外

◆ au、ooc

  

  

01.

 

時光冉冉,轉眼間快要冬天了。

澤村榮純盯著車窗外頭快步行走的路人不免有些感慨,如今的他不再像夏天那般匆忙地跑進公司,因為他有了專屬司機,才能像現在這樣坐在副駕駛觀察從樹上飄落的枯葉。有趣的是,那個司機便是他的直系主管。

「御幸前輩,你還要停在路邊多久?再不開車就要遲到了。」澤村皺眉,嫌惡地看著坐在駕駛座低頭玩手機遊戲的御幸一也。

「等等,這場結界突破打完就好,對手有點麻煩,我要考慮一下組合。」

總經理帶頭遲到可不是什麼好榜樣,不過御幸就算惡名昭彰,他在員工心目中的評價還是那麼完美無瑕,可能連屁都是香的吧。

「我不管你了。」

澤村解開安全帶,正想將車門打開,左手卻被扯了一下,因為作用力的關係整個人轉了方向,他和御幸的臉貼得很近。

「因為冬天快到了,你就變冷淡了?」

撇開視線,澤村懶得掙脫他的禁錮,緩緩地說道:「……我沒有。」

「你不是在跟雪女吃醋吧?放心,我還沒有把她六星的。」

「御幸一也!!」

忍不住大吼,自從那個混蛋眼鏡沉迷手機遊戲後就經常說些他聽不懂的話。御幸輕笑一聲,將手機放到一旁,那張帥氣的臉龐湊近澤村,並在他柔軟的嘴唇啄了一下,「那就是我忘記給你早安吻,你不高興了吧?」

澤村紅著臉,手掌直接拍在御幸臉上將他推開,「這個更沒有!!」

是的,這個司機不僅是他的直系主管,還是他的交往對象。

 

「那台車是不是總經理的?停在那裡有十分鐘了吧?」

「是呀,車窗好像貼了防窺膜,看不見裡面的狀況。」

總經理的女粉絲站在路邊你一言我一語的,礙於工作時間最後也只能抱著懷疑的心情默默離去,畢竟遲到是要被扣薪的,但她們還是很有默契地互看一眼,「車子沒有動來動去的應該沒發生什麼吧?」

 

 

02.

 

「田村前輩早安!」綁著單馬尾的女孩一走進公司看見身材姣好的金髮女子,趕緊上前打聲招呼,「前輩妳昨天教我的東西我都有記住哦!」

「早呀,看見妳總會讓我想起之前一個很吵的笨蛋新人。」

「咦?對、對不起。」女孩愣了愣,以為自己惹對方生氣了急忙道歉。

「妳怎麼道歉了,是我不對呀。」田村優子單手叉腰笑了笑,「不過我這是稱讚的意思,一股傻勁勇往直前的模樣,很像。」

聽著田村優子的解釋,女孩還是聽不懂地撓頭傻笑。下一秒,大廳傳來驚呼聲,西裝筆挺的御幸一也從外頭走了進來,此起彼落的「總經理早安」迴響著。女孩瞪大眼睛,伸長脖子想看什麼狀況。

她見到一個帥氣的眼鏡男子在眾目睽睽下往一旁的專屬電梯走去,後面跟了一個同樣穿著西裝但卻和臉搭不起來的稚氣男子,然後她發現稚氣男子突然將視線投射過來,微笑地點點頭。她呼吸一滯,愣了幾秒看向田村,後者也對著稚氣男子微笑點頭。

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在電梯裡周圍的躁動才小了點。

「田村前輩,剛才那兩位……」

「難怪妳不知道了,畢竟妳是昨天才報到的……」田村正要解釋,卻被女孩直接打斷。她雙手握拳,目光閃爍,「後面那個長得很可愛的男生該不會是田村前輩的男朋友吧?我看見他對妳點頭了!」

聞言,田村優子傻了很久,隨即笑出聲,居然誤會那個笨蛋是她的男朋友?這簡直是今年聽過最有趣的笑話了。

「聽我說完,妳不要自己腦補啊。」

「咦?不是嗎?」

「走在前面的那個是總經理呀,妳沒聽到其他人跟他打招呼嗎?」

馬尾女孩點點頭,好像有在電視上看過那個人。

「後面那個是他的秘書。」

女孩繼續點頭,回過神來欸──了好長一聲,驚訝地說:「那位是總經理的秘書嗎?咦咦咦?通常秘書不都是女生嗎?」

田村搖搖頭,看來是個刻板印象呀。

「嚴格說起來,其實不算秘書。嘛,他們的關係在公司裡也不是秘密了。」聳肩,她不以為然地說道。雖然當初的恩怨情仇她參了一腳,轉眼間都是幾個月前的事了。

「是兄弟嗎?」

 

御幸打了一個噴嚏。

 

 

03.

 

「我說過你不用特地穿這種衣服來的吧?」御幸無奈地嘆口氣,伸手將澤村感到不自在的領帶鬆開,「你穿西裝一點都不好看。」

看起來就像小朋友穿大人的衣服。

澤村不悅地噘嘴,「我這是在維護你的門面好不好!」

他會這麼生氣也是因為一週前御幸說要帶他去個地方,穿一般的衣服就好了,本以為要吃飯或逛街的澤村在看見御幸盛裝打扮就覺得不妙了,果不其然,御幸帶他去了客戶的派對,以秘書的身分,而那天他就只穿了襯衫配牛仔褲。想也知道回家後就是大吵一架,御幸跪了鍵盤呢。

「但是這顏色對你來說太老成了,我幫你買一件吧。」

「黑色不就是基本款嗎?」

「我覺得你穿黃色可能會適合點?」

氣氛凝結幾秒,澤村抬手就想往御幸臉上揮過去,早就了解他脾氣的御幸當然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開個玩笑嘛,別這麼生氣呀。」

「御幸前輩,你能不能不要再把我當成大學時期的澤村了?」

鬆開握住澤村的手,御幸收起笑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既然我選擇待在御幸前輩身邊,當然要在併肩的位置,不然你老是走在前頭,改天不回頭看我怎麼辦呀。」

「澤村……」

不知道怎麼的,御幸覺得有點哽咽。

忘記在哪裡聽說的,復合後再度分開的機率高達九成,所以他總是小心翼翼的,不管什麼事都把澤村攔在後頭。

「是不是覺得此時的我特別帥呀?」似乎覺得氣氛不太對勁,澤村話鋒一轉,捏了御幸的鼻尖,露出自信的表情。

 

「啊,超級帥的,沒想到澤村秘書的男友力這麼高。」

「咦?」突如其來的男聲,讓澤村和御幸很有默契地轉過身,主管專用電梯不知道為什麼又停在排球商品部的樓層。

安靜的空間只有黑髮男子毫無節奏的鼓掌聲,「所以,總經理你才是下面那個嗎?跟我猜的不一樣呢,好意外。」

澤村下意識摀住臉,好丟臉!超丟臉!爆炸丟臉!!

御幸此時的表情簡直比南極的冰山還冷,「之後還會有讓你更意外的呢。」

沒等黑髮男子反應過來,電梯門便關起了。

他皺眉,怎麼老是在專屬電梯這裡碰到總經理跟他的男秘書呢?到底是主管專用電梯還是他們兩專用的調情電梯啊?

當天下午,排球商品部全員收到總經理的信件通知,說是排球商品部的黑姓經理從明天開始將領著全公司跳早晨體操,開頭的精神喊話可能是我們是血液什麼的吧。

 

 

04.

 

認真整理資料的澤村感覺到旁邊投射過來的刺眼視線,皺著眉瞪過去,「總經理,請問你有什麼事嗎?能不能別這樣看著我?」

「看見你變得這麼可靠,我很不習慣。」

「你想要表達什麼?」

「能不能把那個笨蛋澤村還給我!」

澤村不悅地站起來,指著御幸說道:「你說什麼呢!我還是我呀!」

「也是,沒變聰明。」

「喂!!」

「我好想休假啊,好想跟你約會。」

御幸一臉委屈,看起來特別假,他側臉趴在桌上,手指在桌上畫圈,「你說我們要不要找時間去渡假?冬天快到了呀,我們去泡溫泉吧?」

「你浴室的按摩浴缸這麼大,還泡什麼溫泉啊。」澤村毫無興趣。

「不如我們趕緊劃假吧,你覺得玩一個星期夠嗎?」

「御幸前輩,就算你是總經理也不能濫用職權,被董事長知道他可是會生氣的。」澤村依舊不感興趣,但御幸卻因為他的話笑了。

「董事長不會生氣的。」

「你又知道?」

「嗯……」御幸偏頭思考,「不然我打電話問董事長好了。」

「啊?」

澤村見御幸拿起桌上的電話隨手按了幾個號碼,將話筒湊近耳邊,「哈囉,董事長,我是御幸啦,你還記得我吧?我和你打個商量……」

和董事長說話用這種語氣?難不成是親戚?澤村納悶。

啪一聲,御幸迅速將電話掛掉,表情有些不高興。

看吧,董事長果然不同意。

「澤村,董事長讓我們兩個下個月出差一週。」

「咦??這麼突然?去哪呀?」

「箱根溫泉。」

「……」澤村上前揪住御幸的衣領,「你這混蛋眼鏡真的當我笨蛋嗎!」

 

 

05.

 

「妳怎麼了嗎?表情怪怪的?」

田村見馬尾女孩回到座位時的表情有點奇怪,好奇地問。

「田村前輩,我剛剛去七樓送資料,看見……總經理跟秘書好像……好像……」

田村優子輕嘆,「他們又把旁人當空氣了吧?」估計是接吻之類的吧。

「那個男秘書居然在揍總經理呢。」

「欸?」

 

 

 

Fin

 


1. 黑道那篇會更,但不趕暑假新刊了,挪到十二月。

2. 最近工作是真忙,可能會忙到場次後,唉,心累的沒手感了。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