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御澤】WITHOUT DOUBTING-01

 

|輕鬆向黑道PARO|全部私設 OOC有|

  

  

夏日蟬鳴與附近孩童的嬉鬧聲讓棕髮青年的情緒越來越煩躁,往前的步伐越踏越重,最後他就像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站在街道正中央仰天怒吼了一聲,揉亂抓好造型的頭髮,不顧周圍目光快步向前。

他戴著墨鏡身著一襲黑色西裝,臉型有些稚嫩,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殺傷力,但方才的舉動已經讓附近居民下意識迴避,深怕這個疑似黑道份子的不定時炸彈做了什麼。

「喲,澤村小弟,怎麼又剩你一個人?」

聽見熟悉的嗓音,棕髮青年身子一僵,沒理會說話的人直直前行。

「喂喂,沒聽到我和你打招呼嗎?這種態度未免太冷淡了,人與人之間的禮儀呢?」他用力踩兩下踏板,自行車輕鬆追上步行的棕髮青年,維持平行的速度,嘴角輕揚,說道:「這週你已經無視我三次了,我好寂寞。」

隨著名喚澤村的棕髮青年停下腳步,他也急忙按了煞車。

「終於肯理我了?」

澤村摘下墨鏡,如陽光般的金色眼眸惡狠狠地瞪著坐在自行車上的男人,他沒好氣地說:「御幸巡查,我是黑道,你是警察,請不要裝熟!」

御幸推推鏡框,面帶微笑,「住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是我的好朋友啊。」

不曉得第幾次的溝通失敗,澤村翻了翻白眼,重新戴上墨鏡,雙手插進口袋頭也不回的離開,不管御幸在後頭說了什麼他都裝沒聽見。他會這麼氣憤也不是沒理由,畢竟組裡的討債任務他被排擠在外就算了,他一個黑道幹部被這種地區小巡查捉弄,哪有這種狗屁道理!

轉個彎,他熟練地走進暗巷想抄捷徑到任務地點偷窺,沒想到一走出去就看見那張惱人厭的臉再度出現在自己面前。

「嗨,澤村小弟,又見面了。」

「你給我滾!!」

 

***

 

澤村躲在角落確定沒有被那個皮笑肉不笑的混蛋巡查跟蹤後,快步朝夥伴們今天執行任務的地點前進,只是還沒走到目的地,幾名如他一般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從建築物裡走了出來,其中一個滿臉笑容的粉髮青年將滴著深紅色液體的手套退去,交給站在身旁的青年。

青年接過手套,咬牙切齒地說道:「亮哥,根本不用你動手的。」

「是嘛。」他微笑地說,語氣瞬間冷了下來,「剛剛在上面渾身發抖的是誰呢?要給我添麻煩就趕緊滾吧。」

「非常對不起!」青年被突如其來的氣勢嚇得彎下腰。

澤村站在原地目睹一切,幾秒後發現粉髮青年投射過來的目光,一陣心虛想找地方躲起來,但見到對方逐漸加深的笑容,只能尷尬地笑了笑,硬著頭皮往前走,弱弱地說:「大哥,這、這麼巧啊……」

粉髮青年一記手刀迅速敲在澤村頭上,讓他疼得蹲下,墨鏡落至地面。

「讓你在辦公室待命,擅自跑來的理由是?」

「大哥!我已經待命兩週了,讓我跟著你們出任務嘛!」

「哦?要不要想想兩週前你做了什麼?」

澤村被他的問題堵上了嘴。

對黑道而言,出任務不就是討討債、和其他組織火拚搶地盤,抑或是與警察做點線下交易,而身體能力優秀的澤村一直是片岡組不可或缺的戰力,不過缺點就是容易衝動。兩週前,與尾本組在三丁目的爭鬥因為澤村沉不住氣,還沒等到其他組支援就衝出去,使得部分成員受傷,理由竟是小狗被欺負看不過去,為了平息眾怨,片岡老大將他趕出本組,由小湊組的小湊亮介負責帶他,而他給澤村的任務,就是連續兩週待在基地待命。

「我也不是讓你在辦公室發呆呀,清潔做得怎麼樣了?」

「呃……」

「爭地盤的任務做不好,連清潔也不會,你說,片岡組要你幹嘛呢?」

「我錯了!馬上回去清潔!」澤村撿起墨鏡,狼狽地轉身就跑。

小湊亮介目送澤村的背影遠去才邁開步伐。

「亮哥,澤村那小子傻里傻氣的,為什麼組織還要留他啊?」

聞言,他往青年膝後踢了一腳,後者瞬間跪地。小湊亮介笑了笑,「哎呀呀,就算是新人好歹也要做點功課嘛,澤村雖然因為兩週前的蠢事被踢出本組,但他可是老大的首席愛將呢。」

「首席……愛將?」

「唔,好像不太對……」像在思考該怎麼對新人解釋,最終他選擇放棄這個話題,蹲下身,對著新人微笑,「反正比你有用就是了。」

 

***

 

澤村仔細擦拭窗框間的縫隙,揚起的灰塵讓他打了個噴嚏,五分鐘後將抹布隨手一扔,撐著臉頰靠在窗邊發起呆來,儼然忘記小湊亮介的吩咐。他盯著窗外的大樹不由得感慨,明明只是兩週的時間,日子卻清閒的像有一年之久,不知道那時受傷的夥伴回歸沒有?

「真是的,連探病都不能去,不是在排擠我吧?」澤村越想越生氣,忍不住抱怨幾句,「BOSS不會是因為我年紀大了想趕我出去吧?」

他十八歲加入片岡組,以敏捷的身手及毅力打響知名度,如今他不過二十三歲,平時訓練也沒偷懶,沒理由退步這麼快吧?這麼一想,他往後退了一步,雙臂向前揮擊,從清潔工作轉為拳腳功夫,簡直莫名其妙。

當澤村的自我訓練進行到一半,從遠方傳來一道淒厲地呼喊,而且越來越近。「有強盜啊──!來人呀!救命呀!」

他跑到窗邊伸長脖子,看見一名成年男子正在奔跑,手裡似乎還拿著一個女用背包,穿著高跟鞋的粉領族正在後頭追;澤村皺眉,穿這麼高的鞋子還能跑成這樣,女人真是不簡單。

習慣性地踩上窗框,準備往下跳,突然出現的自行車鈴聲害他愣了幾秒,他看見熟悉的人從巷子裡鑽出來,橫在強盜正要往前的路。澤村回過神後,一躍而下,往那個討厭的警察跑去。

不得不說那混蛋對附近小巷了解的透徹,難怪會有臉說住在這區的人都是他朋友,畢竟是有用心的傢伙。在澤村的印象中,以前這區的巡查都是中看不中用,小偷強盜沒抓到幾個,做最多的不是扶老太太過馬路就是送迷路的人回家,所以當他看見御幸熟練躲過強盜揮過去的拳,並送對方一個過肩摔後,整個人呆在原地不能言語。

「連我朋友的東西都敢搶,你是不是找死呢。」御幸蹲在強盜身旁,用食指戳著他的太陽穴。

御幸將粉領族被搶的包包還給她,一腳踩在強盜背上,輕鬆的單手叉腰對著發呆的澤村說道:「喲,這不是澤村小弟嗎?你是剛好路過還是特地來找我的呢?」

「誰想要特地找你啊!」澤村不悅地吼道:「你身手滿不錯的嘛。」

御幸頓了頓,隨即笑開,「我可是警察呢,身手不好難不成被你們黑道追著打嗎?」說完還在強盜背部踩了幾下。

「你這提議滿不錯的,我正好因為沒任務覺得無聊,不然我們來切磋一下?看是你這巡查厲害還是我片岡組左臂威猛。」

「噗哧。」

御幸摀著嘴巴忍住笑意,「片岡組左臂?這是什麼中二的綽號,如果這是我的名字,我還不敢講出來呢。」

澤村立即漲紅了臉,當初聽見別人封給他的這個綽號,他還覺得超帥足足高興了三天三夜,不過那也是幾年前的事了。他指著御幸,憤恨地說:「不管了,你把強盜抓回去交差就到公園跟我打一架,聽到沒有!」

「不是吧?因為我笑你的綽號就要打我?你怎麼那麼壞呀。」

「我當然壞!我可是黑道啊而且還是幹部!你知道黑道吧?沒看過也知道怎麼寫吧?千萬別惹我,我可是最兇的那種!」迎上御幸毫無變化的表情,澤村頓時有點心虛。

「你是不是最兇的我不清楚,不過站在你背後的那位我覺得很有氣勢。」

澤村皺著眉回頭,小湊亮介雙手放在身後,微笑地看著他。

「……!!!」

「澤村小弟,有空再來決鬥吧!」御幸對著腦門吃了一記手刀,眼神抓不到焦距正被其他小弟拉著越走越遠的澤村喊道。

「不好意思呀巡查,我小弟給你添麻煩了。」小湊亮介收起嘴角,冷淡地說,「之後還要請你多關照了呀。」

「當然,我會特別照顧澤村小弟的。」御幸笑著說,絲毫不受對方的語氣影響,「只要住在這裡,都是我的朋友嘛。」

 

 

 

 

 

追求日更,最近應該都會寫這篇

截稿日前沒寫完就是坑了或是挪到十二月出

倒數第二本(或是最後)御澤個人誌了,希望能寫長一點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