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都是偷偷來的吧?!

  

∕私設xN的小短篇 ∕OOC有 趴娃怨念∕

  


 

「澤村,你知道這個消息嗎?我在雜誌上看見的。」

正在收拾書包準備離開教室的澤村被語氣雀躍的同班女同學攔了下來,唰地一聲直接將雜誌攤在他面前。雖然一時不清楚她喚住自己的原因,但在聽到關鍵字後,內心已經有底。

「你看!燕子隊要出人氣隊員的趴趴抱枕!以往他們只出球衣或是其他簡單的東西,沒想到這次居然會做這種二次元的商品!」不同女同學的興奮模樣,澤村顯得很冷靜,她見狀,接著說:「瞧你這般冷靜,不是早就知道了吧?」

澤村搔搔臉頰,乾笑道:「昨晚就聽說了。」

她哼了一聲,將雜誌收起來,平淡地說:「好吧,我差點忘記你是御幸一也以前的戰友了,內部有什麼消息鐵定先和你說。」

「他也是問過才告訴我的。」澤村背起包,「聽御幸前輩說,這次的抱枕售價應該還在學生能負擔的範圍。」

「但是,我剛看了雜誌報導,聽說這次是要用抽的呢。」她不由得感嘆,不怕沒錢買而是有錢也買不到,幹什麼不讓她全包呢。

聞言,澤村偏頭思考自己最近的生活費,若要抽的話,最多也只能抽二十次,剛好是每個帳號能購買的最高上限。她手肘撞了撞澤村,壞笑道:「如果靠關係的話,你有辦法弄到御幸一也的抱枕嗎?」

澤村急忙搖頭,「御幸前輩的周邊我也是自己買的,他們好像不能這麼做,以免落人口實給自己潑髒水。」

她笑出聲,「開你玩笑呢,別緊張。唉,如果能抽到就好了。」

「就是啊,我也想抽一個回家當沙包。」

「唔啊!原來你跟御幸一也感情不好啊?這可以當新聞寫了吧!」

「別看他長得好,其實嘴巴很壞。」

「哈哈哈這個身為粉絲的我們都知道吧,看他接受記者採訪就知道了。」

她是澤村在學校比較熟絡的同學,因為他們都有一個共通的話題,那就是御幸一也。她是御幸一也的粉絲,經常到現場看比賽、買周邊不手軟,也有加入所謂的粉絲團;她以為澤村跟她一樣都是御幸的粉絲,頂多加個昔日戰友這個關係,殊不知還更上一層。

「喂,澤村,你要走了沒?」倉持不曉得什麼時候站在教室門口對著兩人一喊,「我肚子快餓死了。」

「那我先走啦,抱枕好像明天就開始抽了,希望我們都能抽到!」

「嗯,如果我有抽到兩個再分給你。」

「我也是,那說好啦!」

結束與她的對話,澤村跑向倉持,就是如家常便飯般的肘擊。

 

 

在車站附近吃完拉麵,澤村對著自己的錢包發起呆,倉持見他難得若有所思的模樣,皺起眉問道:「怎啦?不是和御幸吵架了吧?我都說早該吵了。」

「我才沒有和御幸前輩吵架,倉持前輩你怎麼一副想看熱鬧的樣子!」澤村收起錢包,扳著臉孔說道:「雖然那個池面偶爾有點混蛋啦。」

「他這次都半年沒回來了不是?因為遠距離戀愛搞得我要充當保母。」倉持摸摸吃飽的肚子,「幸好你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不然我鐵定打死你。」

見澤村的臉色還是不對,倉持嘆了口氣,嚴肅地問:「不是真有什麼事吧?」

「倉持前輩,如果我……」說到一半便嘎然而止,這話說出來確實有些丟人。

倉持額際的青筋浮起,直接往澤村屁股踢過去。

「磨磨蹭蹭個什麼啊!!看得難受!有話快說啊!」

「沒、沒什麼,就是想問你會不會去抽御幸前輩的抱枕周邊,明天發售。」雖然和自己原本想說的相去甚遠,澤村抬頭發現倉持目瞪口呆地盯著他。

「澤村,剛剛的拉麵有毒嗎?把你腦子吃壞了?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會花錢去買那傢伙的東西?」倉持猛然搖頭,「我聽到你這麼說都有點不舒服了,一想到我一臉高興去買那個池面的周邊……噢,我為什麼要想像!」

澤村尷尬地笑了笑,「倉持前輩,御幸前輩沒你說的那麼誇張啦!」

倉持大手直接擋在他面前,「我知道情人眼裡出御施,不用跟我解釋了。」他抖抖肩,接著說:「突然覺得胃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噢。」

目送倉持遠去,澤村才將手機拿出來,見到御幸在LINE給自己傳了幾張

趴趴抱枕的照片,還補了張奸笑的貼圖並備註『可愛吧?』

澤村想也沒想的直接回一張捅菊花的貼圖。

『從哪買來這組奇怪的圖?難道不可愛嗎?』

「御幸前輩,你這個趴趴抱枕抽到的機率高嗎?幫女同學問的。」

『你想幫助他人得到我?』

「……」送一個白眼貼圖。

『不清楚,聽球團說是1/8的機率吧,不是挺高的嗎?』

「我覺得中田投手的趴趴抱枕比較可愛,有點想要。」

『你認真的?』然後某個幼稚鬼將自己的大頭照跟著換了,『不覺得很可愛嗎?只要我一跟你說話,你就能看到可愛的我。』

「御幸前輩你不要說笑話了,你可愛的話,那我不就可愛到翻了?」

『對呀。』

二分鐘沒有得到回覆,御幸看著對話框旁邊的已讀露出微笑。澤村後來都不說話了,對御幸的問候都是用貼圖答覆,不過御幸能猜出對方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跟情緒。

 

 

翌日澤村醒來已經十點多,他暗自慶幸早上沒有課。櫃上的手機螢幕亮起來,稍微瞄了一眼,似乎是訊息通知,而且傳得頻繁,御幸練習這麼忙,應該不會幹這種無聊事才對。

他打了哈欠,將手機摸過來滑開螢幕,是女同學發來的訊息,嚴格說起來是憤怒以及哭泣的貼圖洗版。似乎看見已讀訊息了,她冷靜下來,澤村還沒傳訊問怎麼了,就收到她發來的訊息──你抽到了嗎?

見她這麼一問,忽然想起今天早上十點網頁開賣呢。

「還沒抽呢,剛起而已,妳戰果怎麼樣?」

『我抽了四十呢,還是沒有御幸!!』

老實說,看見她發來的訊息,澤村愣了好幾秒。

「機率這麼低?」澤村也沒將注意力放在抽的數量上,以前稍微和她聊過,知道她家世不錯,不然怎麼能直接四十抽,生活費鐵定不夠。

『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再抽!會不會是我運氣不好?』

「妳搞得我有點緊張了。」

『你下午會來嗎?我下午沒課,等等就回去了。』

「嗯,我如果有抽到會通知妳!」

『好喔!!』

澤村切換視窗,看著御幸傳來的早安貼圖,哼了一聲,揮一拳都還便宜他了。

 

邊吃午餐邊看推特上的戰況,目前關注的御幸粉好像十個只有兩、三個顯示有抽到,有些人在抱怨為什麼不能直接全買要用抽的,這樣很無力,之後御幸的趴趴抱枕售價鐵定被炒高,雖然對其他球員不好意思,但御幸一也的人氣的確不容小覷。

──御幸的抱枕不會做得比其他人還少吧?

──雖然官網說是1/8的機會,但實際怎麼樣也不清楚。

──往好處想就是我自己手黑了,不過這好像也是壞處,唉。

滿山遍野的悲報,讓澤村興起是不是也該放棄的念頭。

不能否認那款抱枕真的挺可愛的,澤村是有一點想要,雖然照少女漫畫的套路,你都有我本人了還需要這個做什麼,但御幸長期不在家裡,將抱枕放在床邊也不錯。

吃完飯後,澤村將筆記型電腦開機,顯示桌面後直接點開官網,出貨時間是三個月後,但卻是當下就知道自己抽到誰,有點虐。

深呼一口氣,購買數量那裡澤村怎樣都打不定主意。

他不想讓御幸知道其實他挺想要那個抱枕的,打開自己的錢包,思考著如果餐餐吃麵包跟牛奶,應該能撐到下次拿生活費的日期。最後,他在購買數量那裡輸入20,遲疑幾秒,按下確定的同時眼睛也跟著閉上。

緩緩睜開眼睛,畫面跳出抽到的趴趴抱枕。

澤村愣了好長一段時間,還真的被他抽到八個中田投手的趴趴抱枕,其餘的不是二個就是三個,而御幸一也的一個都沒有。

思考了五分鐘,澤村又在購買數量輸入了10。

然而御幸的趴趴抱枕就像全部跑到他的LINE一樣,官網都沒有顯示,他抱著頭,在屋裡大喊:「這是黑箱作業吧!!!!!!!!!!」

玩脫了,這下連吃飯錢都沒了。

 

 

不知道該怎麼跟御幸解釋,自己又特別悔恨想要剁手的澤村乾脆翹了下午的課,整個人躲在棉被裡煩惱著。期間收到了女同學傳來的訊息,說是她這個大黑手,在80抽的時候終於出了御幸,有種想哭的念頭,澤村沒說什麼也是回個躲在角落的貼圖,她似乎就看出意思,只能安慰。

在床上翻滾一段時間,澤村蹭著蹭著也睡著了,忘記設置靜音,倉持打過來的電話讓他從床面彈起,他將電話接起,倉持劈頭就罵,「喂,笨蛋澤村才開學沒多久呢,你就翹課啊?而且還不跟我說一聲,把我當傻子嗎?」

澤村沒有說話,聽見倉持的聲音就忍不住想哭。

另一端的迷之沉默,倉持接著問:「怎麼了嗎?」

「倉、倉持前輩──!!」

澤村莫名其妙的大哭起來,讓倉持也有點緊張,沒多久便趕到他家門口,順手帶了便利商店的牛肉飯。

倉持翹著腿盯著低頭不語的澤村,語氣有點兇狠:「發生什麼事了?別讓我問這麼多次。」

「我……我能不能向你借點錢,下個月領生活費就還你了。」

「哈?」認識澤村這麼久,第一次聽到這種要求,倉持感到驚訝,「你碰上什麼困難了?」

「我的錢──」澤村吸了一口氣,喊了出來,「被詐騙集團騙光了!!!」

「什麼?!」倉持拍桌站起,「詐騙集團未免太聰明了,居然知道要騙你這種笨蛋,不得不佩服啊。」

「喂!」

「哪裡來的詐騙集團?誰騙的?」

澤村視線亂飄,弱弱地說:「御……」

「啥?你聲音什麼時候這麼小啦?」

「我是被御幸一也騙得錢啦!!!!!!!!!!!」

 

 

面無表情地盯著笑倒在地的倉持,澤村有種想挖洞鑽進去的感覺。

他將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都跟倉持說了,因為迷之好勝心跟相信自己手不會這麼黑,就不小心將生活費都抽光,現在真的是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不想被御幸知道也不想讓家人擔心。

笑得差不多了,倉持坐起身,「該說你手黑還是運氣差?」

「我以為抽那麼多就有機會拿到嘛。」

倉持看向被澤村放在玻璃收藏櫃裡一些御幸的周邊,不由得呼口氣,或許他能懂這種想要自己收集起來的感覺。

「錢的問題小,不過這事你要告訴御幸嗎?」

澤村拼死的搖頭,「被他知道鐵定又要笑我笨。」

「你是真的笨呀,不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倉持嘆口氣,將澤村的頭髮揉亂,「但也只有碰到御幸的事情才會這樣了。」

「倉持前輩……」澤村睜著水汪汪大眼。

沒有理會澤村,倉持微笑並拿出手機,壞笑道:「不過這件事還是必須讓御幸知道才行。」

「等、等等!倉……」

澤村沒來得及阻止,就聽見開擴音的倉持手機傳來御幸許久不見……聽起來依舊討厭的笑聲。

 

 

送走倉持後,御幸跟澤村開始語音通話,本來御幸是按視訊,可是被澤村拒絕。

 

「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想要我的趴趴抱枕,可惜我們這裡不能自己黑起來,要不然我肯定直接寄一隻給你了。」御幸笑著說,「另外,生活費的事情不用擔心啦,電視櫃最下面的抽屜有存摺跟印章,裡面的錢你都能用。」

「我不能免費用你的錢,之後我會打工還你的。」

「事到如今你在跟我客氣什麼,那存摺裡的錢也是你的,應該說是我們的。」

「我都不知道有這本存摺的事,而且裡面還這麼多錢,這是什麼啊?」

「我們的結婚基金囉,我偷偷存的。」

「御幸前輩你亂說什麼!!」

「嘻嘻,別害羞,我說你能用就能用,不過你最好也別用得太快,我每個月都會往裡面存的。」

「裡面有好幾千萬呢我怎麼可能用很快!」澤村吼道:「而且你那個混蛋趴趴抱枕是不是有黑箱作業,不然為什麼有那麼多粉絲都抽不到?!」

「我聽說分配很公平呀,但實際的狀況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要睡覺了。」

「噢,不給我一個晚安吻嗎?」

沒得到回應,電話直接被掛了。

御幸聳肩,接著聊天窗跳出一個『啾』的氣泡。

 

 

 

 

「啊,中田前輩,謝謝你借我電腦。」

「沒事,就是件小事。」

御幸抱著電腦鞠躬就要離開,像是想到什麼,再度回頭說道:「晚點中田前輩你給我一顆簽名球吧,我有個朋友似乎很喜歡你。」

「噢?可以呀。」似乎?中田皺眉,「你拿著電腦想做什麼呀?」

「買點東西。」御幸笑著說。

 

電腦畫面停在販售官網,御幸撐著臉頰也在思考數字該填多少,60抽過去,御幸皺起眉頭盯著自己的右手,沉思數秒。

「奇怪,我的抱枕是缺貨了嗎?」

 

 

幾天後,澤村收到了一個包裹,看見字跡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寄來的。沒想太多的他將箱子打開,兩個御幸趴趴抱枕正面朝上盯著自己瞧,還附了一張紙條寫著──左右各一個,兩個恰恰好。

澤村立刻拿過手機,給御幸發訊息:「不是說沒有黑箱作業嗎?」

另一頭的御幸可能在休息,回覆的速度很快:『確實沒有呀,那兩個可是我想辦法弄來的呢,因為你喜歡嘛。』

「……你專心練球好不好!」

『我專心的事情可多了。』

「你是自己抽的嗎?多少抽抽到的?」

五分鐘、十分鐘,幾個小時後這條訊息都沒有顯示已讀,然後御幸就發了晚安的貼圖過來,看樣子是巧妙的迴避了。

 

 

同時間,匿名論壇有人發帖,說是拍賣網炒到高價的御幸抱枕居然賣出去了,真不曉得是被哪個錢多到沒地方花的笨蛋買走了。

 

 

Fin

 

评论(15)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