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糖((٩(//̀Д/́/)۶))

感谢关注评论。留言会看不一定会回,踩雷请自行闪避。

[凹凸世界/瑞金]《如何逗笑面瘫学长》

  

  宇宙间相当闻名的凹凸学园即将开学,这是所能直接从小学一路念到大学的明星学校,入学门坎非常高,却没人能明确地说出一个原因,历年来新生的资质参差不齐,到底是看慧根、家世还是看长相都不清楚,新生有言『门坎之高宛如丹尼尔校长的身高』。


  ──欢迎来到高中部。


  冰冷的机械声浇不熄他的澎湃内心。

  金发少年睁着水汪汪的蓝色大眼,伫立在高中部校门口许久,就算每个经过的人不小心推挤到他,有的还会碎念几句,但他仍没往前走。

  不敢相信,真的是不敢相信!

  眼眶渐渐漾起泪光,他居然可以进高中部!!与从小学开始就读的学生不同,他是国中部的空降部队,简

 

我買了一組新的貼圖,但卻老是被尾草太太嫌棄。

所以我決定....(這不是廣告文

【御澤】嘴角

 

**速撸短篇 OOC注意**

 

這段時間御幸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棒球部的瑣事目前是由倉持和前園代為處理,其實也沒什麼要緊事,畢竟容易造成問題的就是某個麻煩隊長。御幸出現在大夥面前不是和監督對話就是接幾顆球,每次他準備接球就是一場宮鬥的開始。

他站在場邊和倉持閒話家常,看著遠方奔跑的輪胎戰隊忍不住想笑,「我想那幾個輪胎說不定會變成青道的傳統。」

「呀哈哈,有可能。」

突然,御幸眉頭微皺,感到不太對勁,跑在最前面的笨蛋怎麼如此安靜?

「倉持,澤村今天身體不舒服?」

「啊?沒有呀,他早上出門挺正常的。」說完,倉持低頭沉思片刻,接著道:「不,好像有點不對勁,因為我沒有被吵醒。」...

【御澤】好久不見

 

  私設短篇,未來捏造,@MINATO 的梗


▪▪▪▪▪▪▪▪▪

「這是您點的煎餃。」

「謝了,大叔。」


倉持停下手邊的筷子,一臉無奈地看向坐在對面大吃特吃的傢伙。

「我說……你在生什麼氣?」他開口問道。

澤村抄起那盤疊在眾多盤子最上層的煎餃,將塞滿嘴的玉子燒吞下後,不解地問:「倉持前輩你在說什麼啊?我哪有生氣。」接著將煎餃塞進嘴裡,碎念,「又不是愛生氣的倉持前輩。」

倉持忍住想掐他的衝動,深怕動手會害澤村噎死,他喝了一口湯,說道:「別再吃了,待會你肚皮要是撐破我可不幫你打電話叫救護車啊。」

嘴裡塞滿東西的澤村只能用鼻子用...

【御澤】不准低頭!

 

澤村現在很不高興,要說多不高興呢?就是想把走在身邊的那個池面眼鏡臉朝下按在地板磨的那種憤怒。


自從在棒球部公開他們正在交往後,原本非常低調、低調地怕被其他人發現的澤村同學就像無後顧之憂般,即使仍會不好意思,但對御幸在公開場合稍微親暱的舉動已經不會有過大的反應(例如我的頭貼那樣)

而他們在上個星期就說好這個週末假期要一起去地下街逛逛,還是御幸提出來的邀請,但他現在卻──應該說自從上了電車後,就一直低著頭看手機。

澤村怕他撞到人或是跌倒,總會抓著他的手臂替他引導方向。

是把我當成導盲犬了嗎?這個混蛋眼鏡!!!


「御幸前輩,既然都出來逛街了,幹嘛一直低...

【御澤】別人家的爸爸

 

  AU/私設/有娃/保育園

  上班摸了個魚,好大的虎紋鯊魚

  

  

「和也,別緊張,老師會照顧你的。」


明亮乾淨的保育園,幾個小朋友站在門邊好奇地望著不遠處發生的狀況。

不管年輕貌美的老師們再怎麼用玩具和糖果利誘,年僅三歲的和也小朋友仍死拽著青年的褲腳不放,說什麼都不肯踏進保育園的大門,彷彿這裡是個可怕的地方,只要走進去就出不來了。


「不要……」

只要老師一靠近,他就躲到青年的小腿後頭,眼角帶淚死命晃著腦袋,稍微不合的眼鏡差點滑落,他鬆開褲腳趕緊護住眼鏡。

「和也,你要是這麼任性,忙著工作的爸爸會生氣,然後就不回家囉!」...

【御澤】那個M開頭的傢伙-08

 

|架空、私設背景,ooc注意

|御幸大學生x澤村實況主

|微網遊,輕鬆向

  → 01020304050607


最後他還是點開了信件,裡面只有幾個字──

謝謝 萌子 再見


倉持不清楚御幸發生什麼事,在坑王之王騎著大象到達世界王地區後,他就突然不說話了,不管是獵豹大人發過去的密語還是團隊頻都沒有看到他的回應,甚至連山彥號的疑問都沒有理會。

起初,包括山彥號在內的其他隊友都以為她是個拒絕與隊伍溝通的玩家,直播間的觀眾也為山彥號抱不平,怎麼拓荒還碰到雷貨呢?不過,在後來的兩個小時,四眼萌子用她犀利的操作狠狠甩了他們一個...

【御澤】當局者迷 旁觀者瞎

 

 感覺全跑,復健失敗……

 私設,就…隨意看看吧(倒一旁)


  ▼


放學後的練習時間。

跑完最後一圈操場,御幸一也緩緩步伐,接過經理人遞來的毛巾,一邊擦汗一邊看著遠方那幾個不僅沒停止練習還帶著輪胎好朋友奔跑的身影,他只能乾笑,麻煩的後輩真是不減反增。御幸只讓他們多跑一圈,然後就上前逮人了。

「你這個前輩別老是帶頭做這種事。」

輪胎還像呼拉圈般卡在澤村的腰際,他瞪大眼睛張望四周,看向一年級新生又看向降谷,後者別過臉假裝沒看見。澤村指著自己,問道:「御幸前輩,你是在和我說話嗎?」

「這裡除了你以外還有誰是前輩?」

澤村再度回頭,...

【御泽】笨蛋就是笨蛋

 

不知道是在屏蔽哪條的,我自認很清流呀囧。 

直接上長微博,不能看再跟我說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