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王牌/御泽] 喷嚏

 

哈啾!不知道是第几个喷嚏声让正在讲课的教授停止动作,同学们有默契地往声源处看去,青年羞赧地挠头,觉得不好意思。

「泽村同学,如果你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早退。」教授无奈地说道,本来只是几个喷嚏声不影响他的授课,但越来越频繁的次数难免使人分心。

「报告教授!我没有感冒!也没有不舒服!」虽然已经打了无数个喷嚏,但身体一向健康的他并没有教授所说的烦恼。

教授沉默数秒,心里开始评估对方的状况,如果不是感冒那打这么多次喷嚏可能也是感冒前兆吧?喷嚏声影响他人是事实,但他将源头赶出教室也不对。

没看出教授的烦恼,他吸了吸鼻涕。

「我看这样吧泽村同学,你打喷嚏的时候掐住鼻子,尽量别制造太大的声响。...

【御澤】那個M開頭的傢伙-10

 

|架空、私設背景,ooc注意

|御幸大學生x澤村實況主

|微網遊,輕鬆向

  → 010203040506070809


………………………………………………………………


【討論】耳膜破壞者如今勾搭遊戲女神四眼萌子,你們怎麼看?(熱度:最火)

 

這個帖子雖然沒被置頂,但它一直都在第一頁的前三位浮動,而且發帖時間已經有一週了,從那個粗體字也能看出來,可說是相當熱絡。

御幸沒反應過來,他盯著手機螢幕上的標題遲遲沒有動作。倉持不解他的反應,但仍有些擔心的口吻,問道:「你是怕自己的角色被抹黑嗎?放心吧,有玩遊戲的都知道你是怎...

【御泽】换位思考

 

▪▪▪▪▪▪▪▪▪

由泽村领军的轮胎练跑小队被站在场边御幸大声喝止后乖乖归来。

一年级个个满头大汗,他们看泽村仍有精神和御幸嬉闹,崇拜感不禁油然而生。

「笨蛋泽村,你还要套着这玩意多久?把它当呼拉圈了吗?」

泽村连着轮胎想往御幸撞过去,对方早就猜到他的意图轻巧地避开。重心不稳的泽村向前倒,御幸眼捷手快抓住轮胎边缘,「这游戏你还是少玩点吧。」

他站稳后撇开脸,看见坐在休息区内有些阴沉的仓持,愣了愣,问道:「仓持前辈怎么了吗?今天这么安静是不是要下红雨了?」

御幸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嘛,人生总是会有几个低潮的时候。」

泽村这家伙到底还要裹着轮胎多久?他皱眉。

「仓持前辈低潮?...

 

 

收錄御澤合本《Number11》我的玩偶英雄的插圖。

繪師  @夢 境 螺 旋 ,因為她太懶了我替她發發。

 

【御泽】Marry Xmas

 

▪▪▪▪▪▪▪▪▪

每年的圣诞节,关东地区总有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灯饰点缀这个冬季,一些著名的景点早就是情侣间的约会圣地。汐留今年推出电影美女与野兽为背景的灯饰展、台场的购物广场打造中古世纪风格的浪漫、京王读卖乐园50万颗的灯饰造景如宝石般闪耀,还有很多符合节日的地点,最后以「喜欢蓝色」为理由,他们选择了涩谷代代木公园的青之洞窟。


他倚著涩谷车站角落的柱子,双手插在外套口袋保暖,轻轻地呼了口气,白烟空气中飘散。脸颊被冻得微红,不自觉将脸往下缩,试图将唇部以下没入围巾里,出门的时候还不觉得这么冷的,待会儿前辈来了铁定要念他一顿。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情侣们大方地挽著彼此的...

【御澤】那個M開頭的傢伙-09

 

|架空、私設背景,ooc注意

|御幸大學生x澤村實況主

|微網遊,輕鬆向

  → 0102030405060708


………………………………………………………………


「咦?我看不懂萌子這是什麼意思。」


聞言,御幸忍不住對黑畫面嘆了口氣。

實況間開始跳出粉絲們發出的問號彈幕,他的內心矛盾起來,應該說,從他跳進耳膜破壞者這個坑之後,他就一直在做矛盾的事情。起初,他就是覺得對方有趣,使出千方百計想玩弄對方於鼓掌之間,沒想到一腳踩得太深,照現在的局勢,自己反而被玩了?

對御幸而言,不管是實況主榮柴柴還是手殘玩家柴榮榮,都是...

【御泽】必输之赌

 


※私设注意※


一个晴朗的休息日,泽村如往常般起了个大早,他没有制造太多的声响,安静地离开五号室往盥洗室走去。千万不要吵醒想在休息日睡晚的前辈,这是当年他学到的教训。不过呢,即使是休息日,大部份留在宿舍的队员还是会做点适度的自主练习,毕竟成长需要时间的堆积,所以起早的人也不只有他。

「御幸前辈你要出去啊?」洗漱完毕的泽村正想到食堂用餐,走没几步就见到御幸身著便服提著包迎面而来。

「对呀,家里有点事,可能要明天才回来了。」

「咦?没什么严重的事吧?」泽村睁著圆滚滚的眼睛问道。

御幸愣了几秒,淡笑,「我还以为你会死缠著我喊要...

佈置了CWT第二天的攤位
構圖叫「明明是我先來的」(咦

 

幫御澤夫夫測了你是用什麼做成的。

哎呀澤村好適合>///<

御幸你個基佬(逃走

【御澤】Summer (試閱)

 

※ 前半為《想去海邊》《幸運值MAX》修訂版

 


「澤村君,早安。」

「大家早安!」

打完招呼後,澤村直接走到隊伍最尾端跟大家一起排隊。只要御幸沒在身邊,他絕不會擅用主管專用電梯。

即使沒有特別公告,但總經理與男秘書的故事已在公司內部流傳許久,上至副董事長下至清潔阿姨、櫃台保全,都知道他們的關係。最初,澤村對旁人的視線總感到不自在,花了好一段時間適應,現在總算能以平常心面對他們的目光。

他不知道御幸為什麼不澄清,明明比較省事。

「今天沒有陪你家的總經理一起來?」

聽見熟悉的聲音,澤村往旁一看,田村優子挽著一名英氣十足的男人走到他面前。

「優子前輩早安,咦,...

 

幾張之前怕劇透刪掉的改圖統整備份。

[凹凸世界/瑞金]《睡前故事》

 

  「紫堂……凯莉……你们在哪里啊?」

  偌大的森林一抹金黄漫步其中,他张望四周,任何有动静的地方都不放过。凯莉突然飞进这座森林,他和紫堂追了上去,不知道哪来的强风将他们吹散了。当他因为强烈的风势闭上眼睛,再度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森林的中央,像被吞噬了一样。

  咕噜──

  他饿得倚着树干坐下,看自己没什么长进的积分,估计是换不到什么吃的。

  安静的森林只有风吹过树叶的声音。

  他望着湛蓝的天空发起呆来。

  「跟那时候有点像呢。」他呢喃自语。


  小时候的他也在森林迷了路,他边哭边跑,不仅下起雨,还摔到一个坑里,搞得灰头土脸的。不知道...

【御泽】听说是个整人计划

  

十一月十七日是御幸一也的生日,今年的这天正好在周五,他们决定练习结束后要在御幸的房间替他举办毕业前最后的庆生会,而泽村现在非常紧张,因为他被仓持前辈委托一个神圣且严肃的任务,那就是──拖住御幸一也。

这个任务来得突然,泽村根本没有时间筹划拖人计划,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反正在吃完饭后尽量别让御幸回到房间,这样前辈们才有时间可以布置现场。

「御幸前辈,等等吃完饭可以陪我练投吗?」

「咦?今天是我生日吧,让我休息一天不行吗?」

「五球就好!我觉得今天的手感不错!」

御幸盯着他不发一语,最后选择妥协,「好吧,就五球。」

远方的仓持按住蠢蠢欲动的降谷,小声地说:「忍耐,就今天...

【御泽】各位游客请注意

    

短篇,架空私设注意

这次是给@尾草太太的迟到的生日贺文。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小小的手指在透明的冰箱前指来指去,蹲在他身旁的泽村荣纯尴尬地笑了笑,「和也,只能挑一种口味的冰淇淋知道吗?」

闻言,圆滚滚的眼睛瞬间盈满泪水,脸颊鼓起就要哭出声,觉得有些头痛的泽村灵光一闪,微笑地说:「不然我们先吃一种口味,然后等爸爸来的时候再挑其他的好不好?」

和也噘嘴盯着泽村不发一语。

「你想想,要是你把全部口味都吃了,爸爸不就没得吃了吗?这样爸爸会哭的。」

「爸爸……会哭吗?」

「会呀,说不定他会很难过,然后就不陪我们玩了。」

和也点点头,...

【御泽】认真的家伙我招架不住

 

  

迟到的 @MINATO 的生日贺文

秉持着牛扒的短小风格#笑容越来越猖狂.jpg

 

 


午夜时分,泽村荣纯被外头次数频繁的门铃声惊醒。

这个时间有谁会过来?

一分钟后门铃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敲门声,深怕影响左右邻居的他立刻跳下床,奔跑至玄关,随手抄起穿鞋棒,没有猫眼的高级公寓门说出去怕不是被其他人笑。

他挂起里面的锁炼,悄悄地开了个门缝,「是谁呀?」

猛然出现在面前的眼睛害他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一声。

「泽村吗?」

熟悉的嗓音,泽村定睛一看,竟然是那个许久不见的高中前辈。

「御幸前辈?你怎么会来这里?...

【御泽】御幸一也的失踪 DAY1

 


DAY1.矮子御幸

 

 

泽村荣纯将买来的报纸全摊在客厅地上,非常难得地仔细研读,只差没有将放大镜拿出来,确认没有自己想要得到的讯息后,转移目标,手指在电视遥控器上按啊按的,不停转台,只要转到新闻台就会多看几眼,仍然没有他想要的资讯。

他挠挠头,满脸困惑。

他的目光看向厨房的瓦斯炉,有个站在椅子上,硬要翻著比自己还大的锅子和锅铲的家伙,在那边准备两人的午餐。老实说,泽村一直觉得自己还在作梦,说不定这是老天爷惩罚自己跷课睡到中午,然而,就算他把自己的脸颊拍肿了,这个梦依然没有醒来。

「把客厅弄得这么乱干什么?还不快来吃饭?」

语气仍是那么欠扁,他端著蛋包饭轻巧地从椅面跳...

【御泽】落汤鸡也想吃糖

 

活动之前》的后续补完。

 

一年一度的万圣节活动,仓持监督新生布置食堂,望著每个动作的人员,盯著墙上的时钟,突然想起那个说要出去买糖果的某人好像还没回来,还有那个听见某人出门买糖果发现外面下雨就笃定某人没带伞于是跟著出去的眼镜兄也是。

「啊,你们怎么回事啊?赶快去把衣服换掉。」

听见门外一阵骚动,仓持凑过去看个热闹,然后被那两个拎著伞却淋成落汤鸡的家伙惹笑,「哈哈哈哈,你们的伞是装饰品吗?还是打开才发现破洞啦?」

因为气温变化,让御幸的眼镜蒙上一层薄雾,他拿下眼镜哈口气,指著旁边低下头委屈巴巴的某人无奈地说:「还不是某个家伙说什么不想让新生等太久,硬是要用跑得回来,结果在校门...

【御澤】活動之前

  

突然的滂沱大雨,街上的人四處逃竄。

澤村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躲進離學校尚有一段距離的廢棄公車站。

他想起淺田曾提醒過他的手機忘記帶,當時他笑著回反正只是要去買個東西很快就回來,正要踏出宿舍的時候,阿邊也提醒過可能有午後雷陣雨要記得帶傘,他還是同樣的理由,輕便的出門然後造成現在的孤立無援。

他伸手拍拍沾染灰塵且有些腐蝕的木椅,確認安全無虞後便鬆懈地坐下,抬頭望著灰濛的天空,不曉得這雨還要下多久,今晚的萬聖節活動他應該趕得上吧?

呃,現在是幾點來著?

無聊翻弄自己買的一堆零食,本來想趁這個時候大展前輩威風,發糖果給後輩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雨到底什麼時候會停啊!」...

© 钻石糖|Powered by LOFTER